四川长宁地震24小时人物面孔:有人结婚 有人产子

  2019年06月19日 09:18
  来源:新京报

地震过后,长宁县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原本在街上避难的人陆续回家,也有一些人要熬到天亮。

6月17日22时55分,距成都、西昌直线距离200多公里外,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双河镇发生6级地震,震源深度16公里,川渝多地有震感。

长宁县城居民叶倩(化名)当时正躺在床上休息,突然感觉整栋楼都在晃,持续了20余秒,“昏天暗地的”。

叶倩在长宁县已居住十余年,经历过多次震中在其他地区的地震,但都不如这一次震感强烈。

地震过后,长宁县城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原本在街上避难的人陆续回家,也有一些人要熬到天亮。

昨日凌晨,新京报记者联系震区居民采访,他们基本都没休息。

现场:五年房屋现十余处裂缝

根据宜宾市政府新闻办统计,长宁县、珙县等地均有伤亡情况,地震还造成部分房屋、道路、电力、通讯等设施受损。目前,灾情正在进一步核查中。

地震中,长宁县梅硐镇鸿运宾馆垮塌。

多则视频显示,黑夜中,一处平房大部分坍塌在地,多位村民拿着手电筒往废墟里走,视频中有声音传来,“快抢救啊,在梅硐的宾馆垮了”。

6月18日凌晨1时许,一位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位参与救援的老乡告诉他,宾馆老板娘和一位住店的客人受轻伤。梅硐镇政府值班室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他的说法,“镇上有一处较为年久的房子坍塌,经核实造成两人受伤”。目前,伤者已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两人并无生命危险。

梅硐镇镇长周永钢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了解,宾馆老板娘腰部受伤。

今年50岁的罗文(化名)就住在鸿运宾馆旁边,两处仅隔着十来米远。她说,鸿运宾馆的结构是,临街一间平房做前台,往后穿过十多米长廊的楼房是宾馆房间。前台后有一米来宽,平日里摆放着一张窄床,晚上看店的人在里面休息。

当晚,看店的人是老板娘,正在窄床上睡觉。第一次地震后,罗文听到一声巨响,是宾馆前台塌了的声音。十几分钟后,大家成功将老板娘救出,“她被人背着送去医院,我不敢上前看,不确定具体是哪家的”。

 ▲昨日,双河镇,村民在破损的房间内整理物品,带走离开。

▲昨日,双河镇,村民在破损的房间内整理物品,带走离开。

50岁的罗文正在努力平缓自己的情绪。儿子、女儿在县城上班,家里只有他们夫妻俩带着80多岁的老母亲和5岁的小孙子生活。突然,整个屋子剧烈晃动,持续了好几秒,茶几上的杯子、窗框都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汶川地震那次我也感受到了摇晃,但没有这次强烈”。

罗文的腿随着房子一起抖了起来,眼泪也跟着流。婆婆眼睛看不太清楚,行动也不便,孙子被吓得哇哇哭。

她赤脚抱起号啕大哭的孙子往外跑。罗文说,这时,丈夫从另一个房间赶来,将80多岁的老妈搀扶着走出房屋,“幸亏没什么事,全家人还在一起”。

震后,离家几十公里办事的长宁县双河镇村民魏明(化名)也曾为独自在家的父母揪心。“人没事,房子有点坏了。”他打了三次电话,才得到这个回复。驱车回家的路上,他看到沿路有倒塌的房屋,也有些裂开了缝。

回到家,一进门就是碎了一地的玻璃,他嘎吱嘎吱地踩过,手电筒的光照亮脱落的墙皮、宽约3厘米的裂缝,看到雨水顺着顶楼缝隙淌下来,一路沉默的他说了一句,“糟了,楼板也裂了”。这间房才建5年左右,他数了数,一共有十余处裂缝。

家是不敢回了。罗文带着家人在幼儿园里的操场避难。幼儿园的老师打开门招呼街上的人,拿幼儿园里的被子分给大家,还拿了一双鞋给罗文。5岁的小孙子吓坏了,扯着嗓子哭了很久,直到快夜里两点才睡着。罗文、丈夫还有婆婆则一个也睡不着,周边还有很多不敢睡去的人,他们静静地坐在操场上,等待着天亮。

魏明也去了附近的安置点,那里救援物资送到,帐篷已经搭起。

救援:救援队震后一个小时即开赴震区

 ▲昨日,救援人员从货车上搬下帐篷支架,准备向安置点增援。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昨日,救援人员从货车上搬下帐篷支架,准备向安置点增援。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大部分物资,是救援人员送来的。

震后,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启动二级应急响应机制。截至6月18日6时,四川消防救援队伍已在21个救援点开展作业,共营救15人,疏散转移165人,排查危房168处。经排查,各乡镇尚未新接报人员被埋压情况。

震后一个小时,6月17日23时55分,乐山消防救援支队重型地震救援队15车55人紧急赶赴震区。

6月18日0点10分,成都消防支队25辆消防车114名指战员接到增援命令后完成集结,向震区出发。

0时20分,眉山消防救援支队轻型地震救援队13车66人紧急赶赴震区。

0时42分,雅安消防救援支队快反小组和重型搜救队12车48人驰援长宁。

以上只是一部分救援队伍。

 ▲昨晚,双河镇受灾村民吃上了第一顿热饭,武警部队提供的鸡蛋面。

▲昨晚,双河镇受灾村民吃上了第一顿热饭,武警部队提供的鸡蛋面。

震后不到两个小时,6月18日凌晨零时40分,宜宾消防救援支队指战员联合当地村民在长宁县双河镇葡萄村八组竹林口搜救出两名被地震埋压的群众。

截至6月18日凌晨2时,宜宾消防救援支队在这个村庄共救出6名被困人员,其中1人死亡、5人受伤,现场仍有3个作业点正在开展救援,其中两个作业点各有2名被困人员,一个作业点被困人员情况不明。

6月18日凌晨3点20分许,泸州消防救援人员在长宁县双河镇荷叶村搜救出一名74岁女性被困人员,并移交给现场医务人员,该女性确认遇难。

18日4时30分许,救援现场下起了雨,资阳消防支队在长宁县硐底镇大桥附近的危房,协助疏散4名老人至当地的临时避难所硐底中学,其中有1名行动不便的90岁瘫痪老人。目前老人们身体健康,一切正常。

4时19分,在双河镇东街救援现场,宜宾消防支队成功营救凌晨1时许发现的一名女性被困人员。目前该女性生命体征正常。

与此同时,同样受灾严重的珙县也在紧急救援中。

长宁地震后不到一个小时,6月17日23时36分,珙县亦发生了5.1级地震。

珙县时代广场两人被困电梯,正在赶往地震灾区的筠连县消防救援人员就近赶往事故现场,协助珙县消防救援。18日凌晨1时57分,消防救援人员成功将两名被困群众救出。

 ▲昨晚,双河镇受灾村民吃上了第一顿热饭,武警部队提供的鸡蛋面。

四川消防总队工作人员郑礼军表示,当时电梯上方被开了一个口子,消防队员从缺口处将一名中年男子缓缓拉上电梯井。中年男子脸部涨红,大口喘着粗气连声道谢,在消防队员搀扶下坐在旁边椅子上,喝了一口矿泉水,长呼一口气。20秒后,另一名被困男子被成功救出,旁人又赶紧让他喝口水缓缓。

6月18日零时许,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接线员和长宁县人民医院接线员均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后有伤者被送往该医院,“医院里现在很忙乱”。

据四川省人民医院官方微博消息,地震发生后,该院立刻集结9人应急救援快速反应小分队,连夜赶往宜宾。

逝者:7岁男孩与爷爷奶奶一同遇难

6月18日,一张父亲抱着儿子生前最喜爱的白熊玩具在救援现场等待的照片,引人动容。一名参与现场救援的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地震致楼房坍塌,长宁县双河镇葡萄村一名7岁男孩被困。

按照以往的作息时间点,地震发生时,正在读一年级的小龙(化名)已经躺在了床上。地震突如其来,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房屋瞬间坍塌。小龙跟爷爷奶奶都被困在了废墟之下。

地震发生后不久,宜宾矿山急救队和宜宾消防支队先后赶往救援。随后,宜宾蓝豹救援队也携带搜救犬赶到现场。小龙的父亲也匆忙赶来。

一段由宜宾消防支队提供的现场视频显示,小龙的父亲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待救援,双手环抱着一个白熊玩具。他告诉救援人员,儿子正在上一年级,这是儿子最喜欢的玩具,经常抱着玩。

小龙遇难的消息传来,是在地震发生约6小时后的18日凌晨5时许。小龙被救援人员从废墟中抬出时,一旁的父亲难以自持,失声痛哭。

后经现场医护人员确认,小龙被救出来时已无生命体征。

 ▲昨日,四川省长宁县双河镇,一位母亲领着两个孩子准备去临时安置点休息。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昨日,四川省长宁县双河镇,一位母亲领着两个孩子准备去临时安置点休息。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确实挺难过的,没有第一时间把人救出来。”参与救援的现场消防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遗憾和惋惜,“孩子刚抬出来时,天亮了。看着旁边的父亲,真的好心疼。”

“在这场地震中遇难的,还有小龙的爷爷和奶奶。”昨日下午,宜宾消防支队一名负责对接媒体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所在的葡萄村八组,共有3户居民房在这次地震中倒塌。

“遇难前,小龙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的父母住另一处,打工做些小买卖,小龙的生活起居都是爷爷奶奶在负责。”上述受访者称。

小龙正在读小学一年级,前两天他还与父母通过电话,说自己在最近的一次学校测验中有一门功课考了96.5分。

新生:老两口砸窗逃生 8名“地震宝宝”出生

家住震中区域的村民胡先生回忆,正在睡觉的父母被地震惊醒,在发现门无法打开后,这两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砸窗逃生。

胡先生介绍,其住在长宁县双河镇葡萄村八组,父母所居住的房屋在此次地震中受损非常严重,部分塌方、倾斜,墙体出现裂缝。胡先生回忆,地震发生时,父母正在房间里睡觉,后被剧烈的震动震醒,当父亲试图打开房门时,发现房体已严重变形,“门打不开了”。

此后,父亲打碎窗户,带着母亲逃出房屋。

胡先生说,母亲在逃出时,可能被掉落的物品砸到,腿部受伤,但无大碍。两位老人出门后得知,不远处邻居的房屋已经完全倒塌,还试图参与救援。在救援人员赶到后,他们被送至长宁县中医院治疗。

截至6月18日16时,位于珙县的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已成功接生8名“地震宝宝”,最重的有9斤4两。

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妇产科工作人员姚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地震发生时,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震感强烈,旧楼有裂伤,墙上有瓷砖掉下。“我们这边比较新的楼可以抗8级地震,当时病房里的孕妇能跑的基本上全跑出去了。有一个孕妇已经临产了,痛得比较厉害,家属和孕妇非常害怕,不愿意在产房生产,我们只好临时将她撤离到了一个救护车上。”姚女士回忆说。

姚女士介绍,在医护人员的陪同安抚下,该孕妇在接近生产时转入产房。6.0级地震后两小时,该孕妇成功分娩,母子平安,宝宝有5斤7两。

“患者都比较紧张,她们担心医护人员跑了之后,她们没有安全保障。我们不停地安慰她们说,我们不会跑,会坚守在岗位上。我们一直是在余震中做的手术。”姚女士称。

此外,姚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场的应急设施包括临时帐篷、担架等已在医院病房和大厅备好,方便在危险时刻转移产妇及患者。

▲昨日,双河镇中心学校的操场上支起了安置帐篷,受灾村民在安置点休息。

▲昨日,双河镇中心学校的操场上支起了安置帐篷,受灾村民在安置点休息。

一个完整的家,被震得四分五裂

地震发生时,只有赵宇(化名)还醒着,她突然感到了地面剧烈地晃动,眼看着房子从一个角开始塌陷,最后把丈夫和女儿死死地压住。小儿子从二楼掉到一楼地上,头上、脚上都是伤。

赵宇大声喊邻居救命,打了119,一个小时后救援队赶来,她的大女儿已遇难,11岁的小儿子从废墟下被挖出来,浑身在流血。丈夫身上全是刮痕和血痕,一只脚的指甲整个被刮掉了。

 ▲地震后,赵宇的丈夫腿上全是刮痕。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地震后,赵宇的丈夫腿上全是刮痕。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这是双河镇葡萄村的救灾现场。赵宇说,受伤的人太多了,她的爷爷也被坍塌的预制板压住,村民们用铁锹移开砖石把他救出来,送到了医院。因为受惊吓和轻伤,奶奶也去了医院住院,在打点滴。

一个完整的家,被震得四分五裂。

 ▲震后,赵宇家成了一片废墟。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震后,赵宇家成了一片废墟。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只要和家人在一起,就没什么好怕的”

6月17日23点左右,王雨(化名)的朋友圈被宜宾地震的消息刷屏。她马上给宜宾珙县的家里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几个都打不通,她崩溃得大哭。过了将近半小时,终于打通了电话,家里的房子被震裂了,但好在全家人都跑了出来,她长舒了一口气。马上去搜最早一趟回成都的飞机。“恨不得连夜就回家里,虽然知道他们平安,但不亲眼看到,我还是不放心,我想看到他们,特别特别想。”

 ▲王雨的家人。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王雨的家人。新京报记者 解蕾 摄

今年26岁的王雨是宜宾市珙县珙泉人,现在北京一家整容公司做美容师。珙泉镇位于偏远的山区里,风景很好。人生的前十四年她都在这个“好山好水啥都好”的地方长大,也早就习惯了隔三差五的震动。

汶川地震那年,她15岁,在西安上学,同学都惊慌地跑出操场,她却镇定自若。“对于我们四川人来说,地震就是家常便饭。”

但这次不一样,在这场地震里,王雨表姐的堂弟王正松遇难,他家跟自己家就隔着一条河,可是地震时熟睡的他没能跑出来。偏远的山区还没有进来救援队,塌陷的路段也只能允许摩托车进出。王正松的妹妹也受了重伤,被送去医院,刚刚做完手术。

18日早晨六点三十五分,王雨坐上了飞往成都的航班。她一夜没睡,也根本睡不着。家人和朋友不停地跟她说千万别回来,担心余震危险。可她还是想和家人在一起,她说不害怕地震,“只要和家人在一起,就没什么好怕的。我就想陪在他们身边。”

王雨的父亲和叔叔骑着摩托车来镇上接她。去珙泉的路都塌方了,车进不去,只有摩托可以。王雨家的房子还算完整,但他们不敢再回去了。一家人就在屋子下面的棚子里坐着,王父刚刚从屋子里接通了电线,山上亮起了一盏灯。

 ▲去珙泉的路都塌方了,王雨的父亲和叔叔骑着摩托来镇上接她。新京报记者解蕾 摄

▲去珙泉的路都塌方了,王雨的父亲和叔叔骑着摩托来镇上接她。新京报记者解蕾 摄

经历了三次地震

张煜(化名)对地震有着超出常人的反应。

宜宾地震时,他正在成都的家中看书,在地面开始摇晃的一瞬间,他跳下床跑到厕所里蜷缩起来,他尝试着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成都的房子不会倒”。

情绪还是难以控制。跑下楼之后,他给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姐打了一个电话,用大哭来释放内心的恐惧。

 ▲双河镇房屋被毁,居民正在搬家。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双河镇房屋被毁,居民正在搬家。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张煜是北川人。11年前汶川地震,当时12岁的张煜失去了很多亲人和朋友。好几年的时间里,他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饭也吃不下。平时坐电梯时,只要轻微地一晃动,他的心里便会开始紧张。甚至有的时候,只是旁边的人抖了下腿,桌子的动静也让他感到恐惧,“形成一种条件反射了。”

不巧的是,2017年九寨沟地震时,张煜刚好在那里游玩,又因此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志愿团队时常给他做心理疏导,朋友家人也希望能让他感受到支持的力量,但地震的阴影还是会时不时笼罩在心头,“从08年地震到后来九寨沟地震,有一段时间我都还是有这样的情绪,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真正走出来。”

灾后心理的建设是一个时常被谈起的话题,张煜也希望身边的人能给受灾者更多鼓励支持,“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自己走出来,一个人的话可能会越陷越深,还是很需要外界力量的鼓励。”

新京报记者 解蕾 吴琪 卫潇雨 邹帅 吴荣奎李一凡张熙廷徐茂祝 刘浩南实习生 付蕾 吴婕  

责任编辑:梁秋枫
每天给你呈现一个新鲜的
 三亚

三亚日报官方微信号:
syrbgfwx
客户端
官方微信
英文微信
官方微博
相关新闻


    • 亲子游带旺三亚旅游市场
      本报记者袁永东通讯员陈文武摄。
    • 三亚暑期最热门的才艺班竟是它们?家长别忽视这点
      ■记者走访:市民对英语重视程度提高暑期公益培训班受青睐7月17日,三亚某培训机构英语老师Kimi告诉三亚日报记者,目前,三亚市多数培训机构均已陆续开课,单是英语类培训机构在三亚就有超过20家,但其资质参差不齐。”■业内人士:培训机构鱼龙混杂最好多对比再决定王莉莎认为,培训班的环境和老师资历非常重要,“家长挑选培训班时应该注意看所选培训机构是否有能力给孩子良好的学习环境和优质的教育,以及丰富的课程体验。近日,三亚日报记者走访了三亚市区部分培训机构发现,目前除文化课补习班外,英语和才艺类培训班遍地开花,同时,仍有不少公益类培训班供市民选择。
    • 海上娱乐“艇好玩” 海南租游艇出海,约吗?
      到海南旅游,什么最吸引你?无论是为了放松身心、享受假期,还是为了开启一段充满神秘和惊喜的探索旅程,浩瀚无际的大海似乎都能满足出游者各式各样的旅行目的。近年来,邮轮游、游艇游、帆船游等海上游项目层出不穷,进一步丰富着游客的玩海选择,为感受海南魅力提供了多元视角。
    • 福建霞浦:清海扩航在行动
      7月17日,福建省霞浦县下浒镇海上养殖区,用新型材料建设的渔排已经投入使用(无人机拍摄)。 2018年7月下旬以来,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全力推进海上养殖综合整治,清退海上禁养区渔业设施,拓宽海上航道,用新型材料替代破旧渔排和白色泡沫球,促进海洋渔业转型升级。截至目前,霞浦县已清退禁养区渔排3万余口,藻类清退5千余亩,渔排改造累计下水4.2万口,藻类改造累计下水19.4万亩。
    • 日本知名动画工作室疑似遭纵火 已致1死37伤
      据法新社刚刚消息,日本京都一动画公司18日上午发生火灾。消防部门表示,已致1人死亡,37人受伤,其中多人伤势严重。 当地消防部门一名发言人说,“至少有一人被证实死亡,身份不明。”该发言人告诉法新社,另有37人受伤,其中10人伤势严重。 当地官员表示,京都的大火据信是有人故意为之。


    • 三亚的这些塔,值得你去探索一番(图)
      三亚的塔,记录着一段段沉淀的历史,承载着一代代追求的理想,静默如斯,风雨不改。
    • 街区卫生环境改观 吸引游客观光购物
      三亚老城区是昔日繁华的商业中心,解放路升级改造后,街头的一些小巷进行了环境卫生整治,并打造成小商品街和美食街,购物环境的改观吸引着更多游客前来观光购物。本报记者孙清摄。
    • 三亚吉阳区用这些“法子”激活教育特色品牌,亮点纷呈
      ”陈跃说,只有不断强化党建引领,高标准抓好党建与学校工作的深度融合,让党员教师主动担起“领头羊”,才能不断丰富学校党建文化内涵,才能真正激发广大教师的活力和动力,才能借“红色能量”内驱力激发教育发展新动力,将规划、蓝图变成时间表、路线图。1、探索教育集团化吉阳区教育局不断改进工作思路,创新工作方法,将学校党建工作与教学质量深度融合,让“党建+”引领教育新发展,在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吉阳区教育局副局长吉少强介绍,大党委覆盖了吉阳区所有公、民办中小学,幼儿园和培训机构,不仅理顺了学校党建工作隶属关系,把学校的党建工作真正统起来、抓到位。
    • 克利伯环球帆船蓄势待发!卫冕冠军“三亚号”集训完成
      三亚号大使船员本报讯(记者吴合庆)7月15日,三亚日报记者从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三亚号组委会获悉,卫冕冠军三亚号的大使船员已顺利完成为期一个月的赛前培训。第五赛段澳大利亚·惠森迪群岛—中国·三亚—菲律宾·苏比克湾—中国·珠海,参加的三亚号大使船员是许郁、吕旸。第四赛段澳大利亚·弗里曼特尔—澳大利亚·艾丽海岸,参加的三亚号大使船员是孙婧、朱强。
    • 白额燕鸥集群栖息五源河
      7月11日,在海口五源河国家湿地公园,成群结队的白额燕鸥在觅食。

  • 关于三亚新闻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投稿中心  |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 Sanya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亚日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