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人造月亮”或提上日程,照明利器还是污染之源?

2018-11-01 16:52:54

科学精神面面观

2020年,你举头望明月时,或许还能看到一颗更亮的“星星”。

近日,成都航天科工微电子系统研究院有限公司透露,该公司参与构想的“人造月亮”项目正在进行论证,第一颗“人造月亮”将于2020年发射。

所谓“人造月亮”,是一种携带大型空间反射镜的人造照明卫星。公司董事长武春风此前介绍,“人造月亮”可利用太阳光为城市提供照明,其光照强度最大可达到月光的8倍。

31日,航天专家庞之浩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我国来说,发射“人造月亮”并无太大必要性,但掌握相关技术具有一定意义。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星空工作委员会主任任小东则认为,“人造月亮”或将带来严重光污染,项目上马需慎重。

俄罗斯曾尝试,技术难度较大

武春风此前表示,“人造月亮”预计部署在500公里以内的低地球轨道上。为了实现24小时照明,项目将在2022年前发射3颗“人造月亮”,等分360度的轨道平面,交替运行。

地处高纬的俄罗斯对“人造月亮”一直抱有兴趣。庞之浩介绍,俄罗斯试验过两次,想借助进步号货运飞船上直径22米的圆形光盘式反射镜反射太阳光线,延长极地地区的白昼时间,节省能源。

反射镜面积必须足够大,才能反射足够的太阳光线,否则,“人造月亮”对地面亮度的提升也有限。有人以轨道上的铱星卫星为参考进行了粗略估算,认为“人造月亮”需要百平方米级反射镜才能实现其宣称的反光亮度。

也就是说,这一卫星搭载的反射镜要兼顾面积、重量和反光性能;在太空中工作,反射镜还要足够结实,机械结构要足够稳定……“要把一个这么大的东西发射到这么高的轨道上,还要保证它长期工作不掉链子,我个人认为难度很大。”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说。

“对我国来说,做‘人造月亮’的必要性不强。”庞之浩指出,尽管如此,研究这一技术仍有意义。目前,人们也在设想,能不能在月球轨道上放置太阳反光镜,让月球探测器能够少受长月夜带来的影响;也考虑在火星轨道放置反光镜,为火星加热,改造火星以实现宜居。所以,“人造月亮”技术仍可在太空探索的其他领域发挥作用。

对“人造月亮”,争议确实也一直存在。“‘人造月亮’是受人控制的,人类可以根据需要,调节它的照射时间、区域和亮度。”庞之浩表示,新技术总是有利有弊,关键看怎样扬长避短。“‘人造月亮’不失为既造福人类又保护自然资源的一种新尝试。”他说。

或带来光污染,天文学家也头疼

“如果是为了节约能源,根本解决之道还是对现有城市能源利用方式进行科学合理优化,而不是发射几个卫星来反光。”和庞之浩的乐观不同,看到消息,任小东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得把黑夜留下来。

任小东说,如果天空多个“月亮”,首先被影响到的就是在夜间活动的生物。“地球上所有生命都依赖于日夜交替的规律变化,这一特性存在于所有动植物的基因序列中。日益严重的光污染本身就干扰了夜间环境和生态系统。”任小东介绍,以昆虫为例,其繁殖、觅食行为都与光线强度有直接关联,光污染会改变生物的生活习性、觅食地和生育周期。

对人类来说,有座“不夜城”也不是好事。夜间光线过强,会提高人类患上肥胖、抑郁、睡眠紊乱等疾病的几率。“昼夜交替是客观的自然规律,不能因为人类活动需要光亮,就无限制增加照明。”

武春风则认为,不用担心光污染问题,因为“人肉眼感受到的‘人造月亮’光照度仅为现实生活中路灯光照度的五分之一左右”。这一说法也让任小东感到困惑:如果光照强度不高,那多一个“人造月亮”的意义是什么?如果光照强度高,那必然造成光污染。

苟利军也直言,对天文学来说,这不算好消息。天文观测需要全黑的环境。“我们一般将观测天气条件分为三等,dark night、grey night 和bright night,划分依据就是月亮的有无。”苟利军说,“人造月亮”带来光污染,恐影响天文观测。

“所以我们不太明白这一项目的意义在哪。”任小东认为,如果真的要上马“人造月亮”,公司应该找到相关权威部门作为主导单位,联合包括航天航空、天文观测、能源科技以及生态环境、医学健康等领域专家学者、组织机构,共同论证“人造月亮”的必要性与合理性。

记者联系到公司所在地成都天府新区,该区工作人员表示, 发射“人造月亮”一事为公司行为。武春风回复科技日报记者称,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反光镜的展开机构设计。“此事正在攻关中,再报道就成商业炒作了,违背初衷。” 他婉拒了记者进一步采访的请求。(张盖伦)

专家

点评

科技强国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应该建立在负责任的研究与创新之上。负责任的研究与创新的真谛,在于以科学精神和求实态度开展创新、审视创新的后果并不断地修正创新的方向。在科技应用中,科技的巨大力量如果不能得到慎用和善用,难免造成诸多不可逆的影响,不仅浪费人力物力,更会使得公众对科技创新产生误解,影响社会支持创新的态度。“人造月亮”这样的工程,影响广泛,绝不仅仅是一种企业行为。当事企业和主管部门应该认真审度和权衡其正反两方面的后果,开展系统深入的评估,并接受包括普通公众在内的相关利益群体代表的质询。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梁秋枫

  • 三亚日报社携爱心企业和“快递妈妈”到抱安村扶贫献爱心
    5月26日,三亚日报社党组书记、总编辑卢巨波率队与三亚旺毫超市、飞牛儒至信新能源汽车等爱心企业一起前往育才生态区抱安村开展扶贫献爱心活动。杨星说,此前她看过《三亚日报》有关小吉芬的报道,在三亚日报社的帮助下小吉芬圆了“奔跑梦”,听说这次三亚日报社和爱心企业要来看望小吉芬,就特意挑了一双轻便、舒适的运动鞋送给她,让爱心传递下去。本报记者袁永东摄本报讯(见习记者罗略榕记者顾翔)“六一”儿童节与端午佳节即将到来之际,5月26日上午,三亚日报社联合我市多家爱心企业组织干部职工,并携手“快递妈妈”杨星和女儿小宋杨,来到三亚日报社包点扶贫村——抱安村,看望了去年在三亚日报社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圆了“奔跑梦”的小吉芬和在扶贫队员们的帮助下通过辛勤劳作喜获脱贫的农户。
  • 三亚市少年儿童庆“六一”少儿文艺汇演在市图书馆举行
    开场舞《七彩画笔》,歌曲串烧《劳动最光荣》《别看我是一只羊》《一休哥》《拔萝卜》等节目中,孩子们载歌载舞、充满活力的表演,赢得现场阵阵掌声。乐队演出《幸福的味道》、歌曲《童年》《来三亚》《青花瓷》等,给观众带来满满的情怀。本报记者袁永东摄古筝演奏《青花瓷》赢得热烈的掌声。
  • 庆“六一”婴儿爬行比赛 有你家宝宝吗?萌翻了(图)
    ”爬行比赛开始后,爸爸妈妈们拿出孩子喜爱的玩具,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宝宝向前爬。符彬摄本报讯(记者黄珍)“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为了加强家长与婴幼儿之间的交流,宣传优生优育知识,促进婴幼儿健康成长,5月26日,市妇联、市妇幼保健院、市政府妇儿工委办联合举办了“弘扬文明家风家家幸福安康”三亚市2019年庆“六一”婴儿爬行比赛暨宝宝技能比拼活动,180余名宝宝在家长们的引领下参加了爬行、技能比拼等项目。当天“宝宝技能比拼”活动同步进行,针对1-3岁年龄段设置了划船、钓鱼、熊宝宝穿绳子等亲子项目,共有60组家庭参加比拼。
  • 这些美丽的鲜花四季盛开 三亚人你能认识几种?
    市民江女士所住的金鸡岭花园山庄里,种着许多凤凰花、鸡蛋花,还有开满了使君子的几处花廊,最神奇的是一株生长了10多年的三角梅,攀援各家阳台而上,一年四季繁花盛开,挂满了整个七层楼房的外墙,是小区居民引以为豪的“花王”,经常被她晒到朋友圈里.“连远在日本的朋友都说,有机会要来看看。她说,三亚很多行道树枝繁叶茂,繁花盛开,这么美丽的景观和舒适的环境肯定需要很多年才能形成,可以看出三亚的建设者在城市的发展中充分考虑到了景观规划和舒适环境的营造,给予了这些美丽植物生长的空间。“三亚长寿老人多,怕是也离不开四季花常开的功劳呢……”酒店庭院皆花园作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度假城市,三亚酒店众多,除了作为行道树绽放着美丽,还有很多奇花异树被精心养护在酒店的庭院中,“养在深闺待人寻”。
  • 西归浦:一个传统和现代共存的城市
    受三亚友好交流城市西归浦市的邀请,三亚日报记者作为三亚媒体代表访问了西归浦市,在欣赏西归浦天惠的自然美景同时,用心体味着独特的风俗习惯和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5月7日—9日,受西归浦市(西归浦市是韩国济州岛上的两个城市之一,另外一个是济州市)的邀请,三亚日报记者作为三亚媒体代表访问了西归浦市。编者按1999年,韩国最南端城市西归浦与中国最南端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三亚缔结友好城市。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