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那片海

□ 丘艳荣

2018-09-11 05:03:26

一首歌曲,一段往事,岁月中流过的每一支歌曲总让人有所缅怀,有所追忆。我常常哼起《大海啊,故乡》这首歌,这首歌可以让我回到童年,这首歌也会让我想起我的第一任老师,教我们学前班的曾老师。

6岁那年上了学前班。教我们的老师姓曾,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姑娘。当年的曾老师有两条油亮的长辫子,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我们都觉得她很漂亮。也许,在所有孩子的眼里,爱笑的老师都漂亮。

老师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居然不是儿童歌曲,而是当时极为流行的一首歌,叫《大海啊,故乡》。那首歌是跟那段没有禁锢相当自由有趣的学前班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当年因为洪水的缘故,学校的校舍要修缮,我们学前班就暂时搬到了村加工厂上课。加工厂其实就是村里的碾米厂。因为我们借用的缘故,碾米房平时被锁起来了,只在我们不上课时开放。我们透过木窗户,用孩子的眼光好奇地望着那像巨人一样的碾米机,还有散落在地上的麻袋和谷糠。除了碾米房,加工厂还有好多房间,而且还有巷陌相通,对我们来说,这里就像迷宫一样充满吸引力。

那时,老师有一辆单杠的凤凰牌自行车,黑色的,泛着亮亮的光。我们常常在争论,到底是老师的辫子更油亮还是自行车的颜色更油亮。自行车是老师的交通工具,也是我们每天上下课的号令。“叮铃铃”,上课了;“叮铃铃”,下课了。这清脆的铃声比原先学校“当当当”的钟声动听多了。

下课了,我们就在迷宫一般的加工厂穿梭一番,然后是跑出加工厂门口去玩。加工厂门前有一个小池,春天里优哉游哉地游着许多小蝌蚪。小池边,是成行的大树,柔枝迎风,树影斑驳。往前走,爬上一个小坡,再滑下草堤,就是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一条稍宽的水渠。因为老师教的这首歌的缘故,我们把这条水渠唤作是“我们的大海”。

老师从不制止我们去玩水。我们挽起裤管在水里嬉戏,她就在岸边看着我们。她常常会轻轻柔柔地哼歌,最常哼的就是这首“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我们一边玩一边跟着唱,奶声奶气的歌声飘荡在水面上。

水渠里,是满手泥巴、满脸水珠的小娃娃在捏泥人、捉鱼虾、挖螃蟹、打水漂……岸边,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她的学生们唱着一首首优美的歌。

在阳光下,在柔风中,是无拘无束的童年,是情生意动的童趣。清澈的流水,畅游的鱼虾,天真的孩童,悠扬的歌声,是蓝天白云下一幅生动的画。

突然,老师停下了歌唱,像孩子一样调皮地轻手轻脚走回加工厂,“叮铃铃,叮铃铃”地按响了她的自行车铃声。这时,我们听话地赶紧甩干了手,走上岸,飞奔回加工厂上课。

我们不会舍不得上岸,因为我们知道,那片海始终还会在那里等着我们。而老师,始终守护着那样一片纯净的海,任我们去闹腾,任我们去探索。

守护我们快乐童年的老师啊,你是我们记忆中的那片海。

  • 沙特官员:卡舒吉系掐脖“失手”致死
  • 三亚彩民捐12万元助力希望工程
  • 瘫痪“候鸟”老人来鹿城过冬 三亚火车站热心服务“第一站”
  • “孩子们能顺利入学,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 不等天上“掉馅饼” 致富之路靠勤劳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