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习武”岁月

□钱国宏

2018-08-27 07:40:51

打开电视机,银屏上一片刀光剑影、鼓角争鸣,《大旗英雄传》《隋唐英雄传》《少年张三丰》《蜀山战纪》等等,看得人热血沸腾。于是,我记起了中学时“习武”的一段经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部武打片子火爆银屏,那就是由李连杰主演的影片《少林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武打片。我还依稀记得那晚的情景:我们师生在校田地劳动到天黑后,刚一进村,就听到有人嚷嚷:“大队演电影,快去看啊!”我们几个一听,撒腿就往队部跑。片刻工夫,电影就开演了。

电影放映过程中,偌大个队部院子,黑压压千许人,愣是没有一个中途溜号或上厕所的,全被耳目一新的武打场面和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吸引住了!直到电影散场,还有一些乡亲缠着放映员再放一遍。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觉得浑身热血奔涌。那一晚,我是“武梦连连”,梦的全是武打的片段:忽而跃上峰巅,一个“扁踹”,将贼人踢下悬崖;忽而一个“双风贯耳”,将体壮如牛的大力士击成齑粉!——我发现,自己迷上武打片了。

不独是我,屯中的青少年都迷上了武术,干起活来总忘不了喊上几嗓子“嗨嗨”,特别有气势!大家对武术简直到了痴迷乃至崇拜的地步。走在村屯里,常可以看见还光着腚的村童站着“马步”,在场院里“嗨嗨”地“运掌开杯”;在校园中,常可以看见几名学生利用课间,在一起抡拳飞腿,较量一番。

源于对武术的渴望,有关武打方面的影视作品、连环画、书籍都走俏起来,一时间,武术热潮席卷神州。看了《神腿杜心武》《陈真》,便觉得腿功是天下一等功夫,于是立刻练习“扫堂腿”“无影脚”;看了《海灯法师》,便觉得“二指禅”天下无敌,于是又用手指猛劲戳墙,疼得直掉眼泪;看了《射雕英雄传》,觉得郭靖的“降龙十八掌”乃古今武林绝学,遂又改练“降龙十八掌”,整天在倭瓜架下胡抡一通,功夫没练成,倭瓜蛋儿倒打掉不少;看了《武松》,又觉得哨棒舞起来呼呼带风,简便易学,遂又改练哨棒;看了《隋唐演义》,觉得秦叔宝手里的熟铜锏所向披靡,于是抛棒练锏——用杨树棍削成木锏,一手一支,满院子耍,也曾抡掉了满地的倭瓜花,也曾抡掉了极其隐蔽的蜂窝,被激怒的马蜂们蜇得一塌糊涂……可是,习武的初衷不改,总觉得自己应该为弘扬中华武术贡献一二,总想在武学方面有所造诣,总想像书中、电影里的英雄们那样,以盖世的武功穿房越脊,行走如风,纵横四海,啸傲江湖;甚至雄纠纠气昂昂、飞龙走凤地写了三个大字“精气神”,端端正正地贴在卧室的墙上……后来,我又把家里的一条粗麻大线的米口袋装满沙土,吊挂在枣树上,天天对着这个简易的“沙袋”练上十分钟拳脚!此外,我还在屋后选了一棵碗口粗的小杨树,作为我练“铁砂掌”的道具……

“习武”使我信心大增,那个学期,我最为头疼的世界地理和立体几何都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好成绩,还在班里排了个第二名!我的“武功”也大有长进,两臂练得粗如蟒蛇,三四十斤重的一桶水,我舒展单臂,轻松拎起,倒进水缸。初二时,体育老师教我们“捕俘拳”。这是一种军用拳,招式很漂亮,出拳也很凶猛,只是被我们一班柔弱书生和花拳绣腿的女同学一演绎,竟成了一种滑稽的表演。体育老师气冲丹田:“回去都给我练基本功——跑步!”于是,我每天晚上都要跑上4公里。几天下来,竟打死也不跑了——腿肚子又酸又疼!父母见我每天魔魔怔怔地又舞又跳,生怕耽误了学业,于是放学后便不准我出屋,让我在家学习。坐在写字台前,我一边背题,一边不停地在纸上又涂又画,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像津门大侠霍元甲一样,发明一套千变万化、无人能敌的“迷踪拳”……

当然,最终我没能在武术领域学有所成,热衷一阵子后,内心也就归于平静了,全部身心又投入到学习中去了。“习武”那一段经历尽管很荒唐、很可笑,但那也是青春期迷茫中一种远大理想的彰显。尽管我没有成为杜心武第二、郭靖第三、霍元甲第四,但我真的很怀念那段经历——不管咋说,透过稚嫩的身影和“嗨嗨”的呐喊声,我清晰地读到了青春的躁动和青春的风采,那种躁动和风采在岁月的打磨下,逐渐拼成了两个字:“本色”!

  • 三亚首届崖州古城文化节:正衣冠 行开笔礼
    三亚首届崖州古城文化节开幕式暨第四届崖州孔庙学童开笔礼举行。
  • 北京世园会迎来“甘肃日”
    8月25日,演员在“甘肃日”活动上表演。当日,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甘肃日”活动在北京世园会园区举行。
  • 探访西藏吉隆
    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西藏日喀则市吉隆县吉隆镇,距离尼泊尔边境仅23.5公里,自古就是中国西藏与尼泊尔交往通商的要道。
  • 三亚日报记者专访菲尔兹奖得主 探究数学之美
    “数学是一门艺术,只有学好了,才能从事其他学科的研究。”考切尔·比尔卡尔说。
  • 人工智能将成为未来科技革命的重要发源地
    本报记者袁永东摄本报讯(记者李劲松)8月23日下午,智能技术与未来科学论坛举行,与会5位嘉宾就人工智能、加密算法、量子信息等智能科学领域进行演讲与交流,并展望智能科技与未来科学的创新与发展。嘉宾在讨论中表示,智能技术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研究领域,人们在这一领域进行了半个多世纪的理论探索和技术攻坚。巴里·巴里什表示,全球在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和技术的进展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只有进行更多的实验,才能更好地促进物理学发展。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