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流在心底的幸福时光

□ 邹娟娟

2018-07-30 08:11:19

日子如天上的流云,舒卷间,自在轻盈。幸福的花朵就在风中绽放,像枝头的鸟鸣,洒下一地的欢喜。

童年的幸福时光,散出淳朴的气息。

那时,房屋不大,可以装下我们一家五口。西房和东房各置一床。父母一间,我们一间。因东房有电视,我们常赖在那里睡觉。寒冬还好,酷暑难捱。母亲把我们抱上床,再点上蚊香,和父亲搁块门板睡在外面。刮大风时,电视信号不好,父亲就一直在屋外转动天线杆。我们倚着门框,瞥着满屏雪花,喊:“不清楚啊,再转!”

三餐很素简。早晚喝粥,配上萝卜干或咸菜。中饭也不复杂。逢到家里来了帮工,才多几个菜。母亲买完荤菜,往厨房一丢,就去田间了。作为大姐,我负责切、炒,妹妹择、洗,弟弟烧火。烟熏火燎的创新,倒也捣鼓出新式菜品,盛在盆里,满满当当的。客人们笑嘻嘻地,从不嫌弃,还夸我们聪明热忱。

瓜果蔬菜都是自家地里的。夏日最丰盛,桃、梨、西瓜、香瓜、葡萄都有。土豆打滚,切丝炒,切块烧。冬瓜、茄子、黄瓜、番茄、青椒,拼成五色盆。

父亲得空,就下河摸鱼给我们打牙祭。故乡的河,宽大畅达。父亲游鱼般上浮下潜,不时扔来河里的宝贝。我们拿着桶在河边不停地捡拾,螺蛳啊,蚬子啊,鱼虾啊,背得我们气喘吁吁。冬天,他会打野兔或野鸡,伴我们过个肥年。

母亲的鸡鸭鹅都养得壮,能生蛋,可卖钱。夏天的晚上,我们坐在院子里,吹凉风,吃油汪汪的咸蛋。一壶清风当酒,一碟鸭蛋知味,一户人家齐乐,甭提多惬意!

从前的衣服,均是大众款。夏天,母亲给我和妹妹做裙子,小弟很羡慕。冬天,有母亲熬夜织的毛衣、线裤穿,又暖又美。那时,村里人多认为小孩长得快,喜欢将大孩子的衣物送给小孩子。我家最实惠了,常收到邻家姐姐们的各种衣服。

我十岁时,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自行车。灿灿的黄,弯杠,带车篓和后座。在小路上骑了一圈又一圈,还载着小妹去上学。七岁的小妹拽着我的衣角,唇角飞扬,一路只顾盈盈地笑。后来,弟弟妹妹都能独自骑车了,我们就组成三人小队,骑到小沟边或小土坡上拔茅针,采野果,兜得满满一车篓。

那时,我们并不富裕,觉得幸福来得简单而迅疾,似活水,源源不断。村口,是幸福根据地,村人都喜欢捧着海碗在那里扎堆聊天。收成、时事、武侠……他们的言论就像小村的一扇窗,让我们的心透亮敞快,重新认识了一个大世界。

村前的大河是幸福的,它跟着一代代的村里人唱过无数曲动人的歌。村里的小路是幸福的,轻扬的灰尘卷着收获和喜悦。地里的每一粒土是幸福的,用原始的肥料,饱含充足的营养,呼风唤雨,迎来四季的铺陈……

那些幸福时光虽不会复返,但永远绵绵密密,似雨如酒,甘冽醇厚。仿佛油画,在我的心底烙上淳朴良善的底色。

  • 养猪养羊又种菜 智慧勤劳摘“穷帽”
  • 三亚日报记者跟随交警体验路管员工作
  • 三亚大桥临时便桥拆除进展过半
  • 三亚选手杨静伊400米栏夺金
  • 比赛掠影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