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父亲的红烛心

2018-06-25 02:29:19

    我父亲郑绍恩,1924年11月26日出生于崖城西关村,世代农耕,生活极为清贫。我爷爷读过私塾,在父亲小时候,爷爷常讲述《三字经》中经典的励志故事启迪父亲的心智,希望父亲将来成为品学兼优的人。父亲坚持在逆境中求学,1937年秋他考入崖城高小(崖县一高)读书。1939年2月,日寇侵崖,学校停办,他白天跟着爷爷到田间劳作,晚上在家抓紧时间读书习字,其毛笔小行楷,笔力遒健,俊秀洒脱。1945年秋日寇投降,父亲得以回崖城高小就读至毕业。1946年秋,父亲首选考入广东省立琼崖师范学校(现琼台师范学院),在简师班就读一段时间。此时,国立第一侨民中学(现海南华侨中学)由重庆迁设海口,给学生享受半公费的待遇,父亲为减轻家里的负担,再次报考得以入学。1949年7月父亲在海南侨中初中毕业后,再考入榆亚中学高中部就读。

     1952年8月,崖城乡人委会举荐父亲出任教师,崖县县长陈国风下发聘书,任命父亲为西关初小(现城西小学)校长,从此,父亲开始了他长达36年的红烛生涯。回首往事,记忆犹新,父亲历任西关初小、崖城小学、抱古小学附中、城东二小学等学校校长,1956年12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用执着编织出一个个瑰丽的花环,践行着他的桃李梦。

     1963年,父亲在城西小学任校长,当时上级的办学经费严重缺乏,学校的教室、课桌椅严重不足,有两个班的学生从家里自带凳子到学校的简易教室上课,遇到刮风下大雨就得停课。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找到城西大队书记胡家庭,倡议群众集资助学,胡书记爽快地说:“这样好,我支持你。”在群众大会上,父亲说:“集资助学,造福子孙,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我们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在苦也不能苦孩子……”父亲当场捐出40元(这是他当时近一个月的工资),这一举动起了抛砖引玉的作用。顿时,会场上的老师、群众纷纷慷慨解囊捐款。会后,西关村张贴集资助学倡议书,父亲同胡书记挨家挨户发动群众捐款建校,村中一时掀起集资助学的热潮,有的捐款、有的献料。有了专款,父亲便和胡书记步行到力村麻风院买木料,雇用牛车冒着风雨、忍着饥寒,将木料拖回城西小学。建得瓦房校舍、教室 300平方米,制作课桌椅80付。集资助学,大大地改变了孩子们的学习环境。父亲捐出近一个月的工资,母亲知道后抱怨说:“没想到你把我们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捐出去了。”父亲语重心长地说:“这是教育投资,你的孩子也在学校读书呀,以后你就觉得值了。”

    1976年,学校“开门办学”,父亲在城东二小学带领师生科学种植高产甘蔗“海蔗4号”,他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使甘蔗长势喜人。经国家科学研究院验收,亩产达28.348吨,创全国高产纪录。该项目获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这一振奋人心的喜讯,一度成为佳话,已载入《三亚史》(参看下卷第936页)。学校被评为“全国教育科学先进单位”,父亲当年被评为“广东省先进教育工作者”。

    1981至1983年,父亲加强教风、学风管理,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使得学校风清气正,可喜的是城东二小学升初中考试,连续三年获崖城学区第一名。1983年9月父亲调离城东二小学时,师生含泪相送,依依不舍。1987年9月父亲被评为小学高级教师,同年11月退休。

    父亲退休后,依然人退心不退,长期担任中共崖城镇离退休教师党支部书记,他经常走访困难党员家庭。有一天,父亲听说北岭村的退休教师党员吉德文病重在家,当时,已八十出头的父亲,不顾年老体弱,他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10多公里去慰问吉德文,给予500元的福利救济,并自掏200元给吉德文,劝他快去看病。父亲乐于公益活动,2012年西关村修建水泥路,他捐款2000元,2013年村中建路灯他又捐款1000元。

    2012年8月父亲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他才申请辞去支部书记。2018年2月26日,父亲去世,享年95岁。

父亲身高175厘米,身材稍瘦,衣着整洁,心平气和,慈祥的目光流露出执着。如今,父亲虽然离我们远去了,但他给我们留下最宝贵、最值得珍藏的遗产是刻苦与执着、奉献与担当。

  • 香港迈入“高铁新时代”
  • 中国农民礼赞!
  • 金秋旅游连连看 美丽苗寨等你来
  • 多一门手艺多一条致富路
  • 三亚水稻国家公园获评国家4A级旅游景区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