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城市读本>
城市读本

触 摸 爱 的 星 空
——浅议徐国良《爱行天下》

2018-03-13 20:56:47

戌狗年始,徐国良先生的《爱行天下》就捧在手里,研读。在此之前,我已细读过他的《天下》系列:《德行天下》《诚行天下》《度行天下》《美行天下》《兵行天下》等专著。

我曾在《诚行天下.序》中写道:国良是个热衷于思考生命意义的人,也是一个时刻关注民族命运的人,更是一个勇于承担作家担当的人。他庄重地把文字和担当,连同深沉的思考融化、迸射出这些向我们民族身上毒瘤剜割的“匕首”。使人感觉到他用忧患的大脑指挥着敏锐的双眼,关注和对抗冷峻的现实,用他时时激荡的理想的美好德行,审视着当代社会的弊病,宣扬和呼吁着激励我们民族向善向爱的呐喊。

著名文学评论家李建军也曾对徐国良的创作做出中肯的评价:“徐国良是一个关注世道人心的作家,他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在一个价值混乱和行为失范的时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人。”

雷达先生在评介徐国良创作《爱行天下》的这个时代认为:“……爱的匮乏,爱的缺席,也所在多有。爱在最需要出现的时候,却没有出现,令人遗恨。这就不能不让人思索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现状。不必讳言,冷漠、隔阂、不关心他人也习惯不被他人关心,正在成为不少人修炼的防身术,让心穿上铠甲,以冷对冷。人似乎变得更聪明、更实惠了。于是,见义勇为者、伸张正义者、为正义而斗争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日渐稀少。有时候你会感到,这是不是一个平庸、富足、享乐主义和犬儒主义盛行的时代。一些人没头苍蝇似地追名逐利,不尊老,不尊师,不亲亲,不爱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正在丢失……一些人把幸福的坐标建立在官衔权力、物质财富上,必然导致为了获取权力、金钱的角斗,不正当竞争必然引发道德的堕落。物质占有和感官享乐的指数越来越高,幸福的指数必然越来越低。在今天,呼唤爱是多么迫切,多么重要!《爱行天下》的字里行间,蕴含着徐国良在人类道德文明面临严峻挑战的形势下,对我们民族文明建设的思考。这是一部具有强烈时代感,现实的针对性,颇能触及时代敏感神经的作品;它的一个最为突出的特色,就是紧紧围绕当代人的道德伦理现状,注重生活性,日常性,甚至世俗性,有一种“入世”的积极品行,它的核心是干预热点灵魂。读下来会发现,这些文章,立意高远,据事论理,针砭时弊,真诚朴实,妙语迭出,很能引发人们的思考。

徐国良不只在《爱行天下》里才关注到爱,在他早期的专著《德行天下》里,就已经关注爱与人类文明这个重大命题了,他在该书中推崇的一个母爱的故事:2004年2月18日9时40分,一辆从昆明方向驶往泸州的卧铺车,在收费站被一辆货车撞翻,致使15人死亡,19人受伤。幸存者中,年龄最小的是一名未满一岁的婴儿。“哇哇”直叫的孩子躺在昏迷不醒的母亲身边,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护士抚摸着孩子冰凉的小手,说:“她可能是饿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好像被孩子的哭声“闹”醒了。但不能说话更动弹不得,泪珠从她的眼角流下来。她望着记者好像想说什么?记者看着还在不停哭闹的孩子,突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在护士的帮助下,把头上插着输液管的女婴抱到母亲的身边。孩子果然是饿了,迫不及待地将小嘴伸到母亲的怀里,咬住乳头吸吮起来,哭声戛然而停。此时,母亲焦虑的表情也缓和下来。母亲在事故中腹部受到重力挤压,第二天还未脱离危险。孩子在撞车时被母亲紧紧护住,伤势较轻。车祸发生后的第三天,记者再次来到医院,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告诉记者,她是云南昭通大关人,丈夫一年前外出打工,不慎摔死。家有3个孩子,最大的男孩刚满4岁,最小的孩子正是躺在她怀里不谙世事的女婴,那天正好是孩子一周岁生日。站在一旁的记者、护士无不为此情景黯然泪下。

试想,如果人类没有这种伟大无私的母爱,能繁衍至今?

徐国良在《爱行天下》里,还列举了这样一个令人情感激荡的事例:《康复日记》记述了一位丈夫,以惊人的毅力,挽回了几乎不可挽回的生命,并且使车祸后已成植物人的妻子,最终站了起来。这位丈夫说,我护理妻子四年多,几多悲痛?几多苦累?几多艰辛?天不晓得,地不晓得,妻子也不全晓得,但我自己晓得。这是一个丈夫的职责,我只有做好,才对得起“丈夫”这两个字。这种真挚纯洁患难与共的爱情,在今天物欲横流、金钱权力至上、极端追求个人幸福的社会,该是多么珍稀,多么值得彰扬!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爱自己的人,也没有值得自己爱的人,这个世界该是多么清冷和孤独!如果再相残相杀,刀锋相见,遍地都是陷阱和血腥,终日提心吊胆,生怕中了暗算杀戮,感觉和无数的恶狼生活在一起,该是多么恐怖的世界!

《爱行天下》收录了《舅父的品格》,徐国良的舅父做村官一辈子,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宁可自己倒霉,也不愿群众倒霉。非但不贪占集体的便宜,还拿出自家的东西救济别人。有人觊觎他的村官职务,想整倒他,取代他,聚在一块研究了一整夜,还是觉得无处下手。一般人都难以相信,真有这样一辈子不贪不占两袖清风的村官吗,事实确实是有。因为舅父始终爱着村里的乡亲,把乡亲看作亲人,把群众当作亲人,怎么能贪占亲人的便宜?始终爱着自己的名声,把名声看得比生命都贵重,怎么能随便毁掉自己的名声?这是一种超乎常人,令人尊敬的高尚品德,在当今普遍的腐败社会里,显得多么珍贵,多么需要承继和广大。

在这个日益匆忙的世界上,人们越来越没有工夫也没有心境去怀念。人心如同躁动的激流,只想朝前赶,不复反。可是,如果忘掉源头,我们如何校正航向?如果不知道从哪里来,如何知道向哪里去?著名学者周国平认为:“没有怀念,人便与木石无疑。”

徐国良在《爱行天下》里,展示了自己对故乡的爱和怀念,占据了众多篇章。《爱行天下》里写了外公、父亲、母亲、舅父、乡亲;还写了宅屋、风水、种树、祖坟、湘菜、蜡树炮、节庆、漏屋;抒写了自己的童年,抒写了故乡对自己的哺育,抒写了家乡古朴的传统文化对自己人生的影响。

笔者想到徐国良在另一本专著《诚行天下》中写道,深受家乡优秀传统文化影响的少年徐国良,生产队派他看花生,他饿着肚子竟不吃一颗花生。故乡的生活,童年生活是一个人的母本生活;童年接触的文化,是一个人的母本文化;童年接受的精神熏陶,是一个人的精神基础。人一生的生活、文化、精神的演变,都是在这个基础上的延伸。一句话,童年是灵魂生长的源头。所以徐国良写道:乡愁是我永远苦涩而甜蜜的记忆,我写下点滴,留在纸上,想让这些有文字的乡愁,供我年老体衰后时常反刍,想让子孙后代不把乡愁当作传说。徐国良从军镇守祖国南疆四十多年,他对故乡的怀念是家国情怀的召唤,是善良和挚爱的外延,演化为忧国忧民、弥合国家创伤的诉求,是种美好的善爱情感。有四十多年军龄的老兵徐国良,必不可少地抒写了当代军人的思乡之情,让乡愁成为一种催人奋进的文化和弘扬中华传统美德的平台。同时又真实真情地告诉读者,军人爱自己的故乡和亲人,也视驻地为家乡,具有视人民为父母的大爱之情。

英国诗人库柏有这么一句诗:“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只有在古老的乡村,还保持着上帝创造时的形态,纯朴、勤劳、友谊、互助、奋斗、节俭、孝悌、诚信、仁智;而人类创造的城市里,相反的内容占了很大比重。所以,徐国良用心、用永远的怀念,给故乡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这些光辉将照亮我们的未来。

有位哲人说过:伟大的人,用一生的时间打磨、清洗自己的名字,使自己的名字熠熠生辉。人,必须珍爱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名声。徐国良在《爱行天下》里,用九篇文章抒写了爱自己的故事和思想。他认为,爱自己不是自私的命题,关键是爱自己的什么,怎么去爱?当今社会存在的缺德、腐败、违法、犯罪、自杀、凶杀,都是源于不懂、不会、不能珍爱自己。有些人因为不爱惜自己的良心,不把自己当人,经常忽悠自己,自己给自己打折,所以才自己害了自己。正如徐国良在书中写的“一个不把自己当人的人,怎能做个好人?一个不把自己当人的人,能指望他把别人当人来关爱和尊重?......人活着,既是为自己,也是为亲人,为他人,为家庭为国家担当一份责任和义务。我们既无权不把别人当人,也无权不把自己当人。”

阅读《爱行天下》的日子,恰逢大自然的寒流频频降临我们这个国度,冰冽透过窗户给书房带来阵阵寒意。但《爱行天下》给我吹来令人愉悦的暖意,因为徐国良笔下的人情美、人性美、心灵美、自然美、细节美、对话美、构思美、语言美......美使作品闪烁着美的光辉,散发着诗意的芬芳、充盈着爱的温馨。

西班牙记者路易.莫罗访问了托尔斯泰,他在《时代的灵魂》里记录了托尔斯泰这样一句话:“暴力从来也没有解决过一个重大问题,还没有推动过人类前进过一步。白色恐怖在俄国猖獗多年,但它能够稍微减轻工人的痛苦,使人民的背上少挨鞭子吗?拯救人类唯一的办法就在于友爱的思想。”

雷达先生在《爱行天下.序》中写道:当代文学迫切需要正面价值,什么是正面价值?就是那种引向善、呼唤爱、看取光明、明辨是非、正面造就人的能力......一个民族的文学倘若没有自己正面的精神价值作为基础,作为理想、作为照彻寒夜的火光,它的作品的人文精神的内涵和它的思想艺术的境界,就要大打折扣了......它应该是民族精神的高扬,伟大人性的礼赞,应该是对人类普世价值的肯定。例如:人格、尊严、正义、勤劳、坚韧、创造、乐观、宽容等等。有了这些,对文学而言,才有了魂魄。

雷达先生用自己的理论框架和标高,评价包括《爱行天下》在内的徐国良的六部系列专著:这样系统的关于伦理道德的考察和书写,在当今中国文坛是极为难得的!

我非常赞同雷达先生对徐国良《爱行天下》的评价:因为这部作品始终贯注着“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的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

我也非常尊敬徐国良的创作,因为“只有懂得爱的意义的作家;只有表达对人类的祝福感的作品,才是有价值的好作品;只有在善的阳光照拂下,美的花朵才能灿烂的盛开,——伦理境界的高低,是我们评判一个作家和一部作品的最终和最高尺度。”(李建军语)

读《爱行天下》,使我触摸到充满大爱的灿烂星空,精神和心灵被浓稠的挚爱浸泡,灵魂在升华,思维被引入深刻地探究,是一种无比的享受和振作。(杜光辉)

 

  • 一年四季都在田间忙活的“铁人”
  • “泥瓦匠”脱贫记
  • “海螺姨”邢孔姣见证第三农贸市场“蝶变”
  • “四点半课堂”特色课程受欢迎
  • 开展生存技能竞赛 提升乘务员业务水平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