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由《乡愁》说乡愁

□ 杜 浩

2017-12-25 02:34:09

    台湾文学家、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引发文艺界人士的纷纷悼念和缅怀,随即网上余光中那首著名的诗《乡愁》迅速在朋友圈刷屏:“乡愁,终于不再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您与母亲相聚了”、“您虽然去了那头,但您的诗永远的留在了这头”……网友们的留言、评论,不约而同紧紧围绕着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乡愁》。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但大多数人了解余光中,还是源于他那首最为人熟知的《乡愁》。

    余光中的这篇诗作《乡愁》,写于1972年,在穿越了近半个世纪的时光之后,为何依然紧握人心?

    在一部拍摄于2010年7月的《他们在岛屿写作——余光中:逍遥游》的纪录片中,余光中曾提到,他写这首诗,只花了20分钟,但撰写的力量却在心里积蓄很久,甚至可以说贯穿一生。

    有评论说,《乡愁》之所以引发那么多人的共鸣,根本原因是“乡愁本身就是人类最古老且最深厚的感情”。余光中“他用最精炼的方式,最浅白的语言,把母亲的形象与故乡联系在一起。就像李白的‘床前明月光’,最简单的往往也是最直击人心的”,《乡愁》里,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这首诗既有时间的流逝,“小时候、长大后、现在”,又有国家的梳理,“我”越走越远,而那个“故乡”越来越大,从母亲,到家乡,再到大陆。正是这样的诗,才成为真正的时代之作,没有什么能比它更好地表达出那一代人的感情。尽管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不同的乡愁,一些年轻人或许也无法体会《乡愁》里“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的那种情境,但在工业化时代,乡村的改变使得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回不去的故乡”……

    余光中的《乡愁》一诗,再次激起了人们的“乡愁”文化效应、故乡情感效应。一篇《写<乡愁>的诗人走了,提起乡愁你会想起什么》的报道说:一位北漂青年说,身在异乡北京,车票不是乡愁,乡愁是饮食习惯。对于吃的习惯,几乎是每个外乡人固有的“乡愁”。有网友在社交网站叙述在日本东京的朋友的“乡愁”,曾哭诉想吃“大腰子”,然而东京没有。一位生活在广州的东北女性说,“我在广州这么久已经适应粤语了”,但提到“乡愁”,她最先想到的仍是方言,“想念家乡的大雪,尤其是在岭南这种没有四季的地方”,“还想念哈尔滨大街上摆地上卖的冰淇凌。”常年在国外工作的一位网友说,自己平时常常会吐槽当地食物的口味,适应当地的口音也需要一些时间,这些还都可以忍受,只是在过节的时候,乡愁格外浓烈,在国外“最怕过节”,“那时候就会想起家人和国内的小伙伴。其实,只有离开家乡才真正理解了余光中先生《乡愁》中的句子”……

    什么是“乡愁”?“乡愁”首先是一个哲学的文化命题。乡愁是一个人在心灵上、精神上、灵魂上“觅母”的过程。有作家曾说,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我们的生命,还是心灵,必须拥有自己的故乡,故乡不仅仅是我们的生命诞生地,也是我们精神生命的基础,我们在精神上、灵魂上皈依着故乡。如若失去了这个家园,我们就会像流水浮萍一样,更会因此而心灵焦灼。所以,我们必须去追寻和寻找这个家园,我们懂得,失去了家园这个精神故乡,就会失去一切。这就是寻找的灵魂灼痛,这就是典型的“乡愁”。所以,“乡愁”中包含了心灵性、精神性的主题,具有广泛的象征意义,这使“乡愁”带上了哲学思考的气息。

    我们当代世界面临着历史连续性断裂的危险,这使我们必须审慎地把握历史记忆的可能性,因为,历史的断裂如果既成事实,我们就会毁灭自身,我们就会迷失方向。因此,那些毁灭的古代建筑、美丽村落的消逝,城镇开发毁坏的历史建筑,失去的民间文化、文艺、民俗,都会引发我们浓烈的乡愁,让我们意识到如像冯骥才所说“乡愁的载体是历史传承”……

    对于我们很多人而言,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保留着一份乡愁情结。作为一种心灵景观,它普遍地存在于那些异地漂泊的游子心里。随着城镇化的推进,乡愁,又多了一份对“正在变得陌生的故乡”的失落心态,故园怀念里开始带有一种说不出、挥不去的无奈情绪。“融不进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是目前城镇化面临的突出问题。乡村、乡愁的消失,和城市人的陌生感与无归宿感,可以说是我们城市人感触最深最痛的内容。

    乡愁,是我们产生的永远挥之不去的情思。它是对故乡一草一木的顾盼、眷恋和思念。“陌上花开,应缓缓归矣!”乡愁,美丽的乡愁,应该是我们心底最坚硬而又最柔软、最厚重而又最缥缈、最庄严而又最平常的情感。乡愁是其他所有情感的基石和酵母,由此生发出悲悯、仁慈、善和爱、良知,生发出文学情思和美感……

    由此,我们便懂得了,半个世纪过去了,为什么我们还会被《乡愁》打动。因为,《乡愁》具有人类文化心理中的集体意识,和终极的精神意义。

  • 瞧,三亚扶贫“追梦班”孩子们的一天
  • 2018首届三亚搏击联赛火热开打
  • 毛培蕊获世界小姐中国区总决赛冠军
  • 山东龙郓煤业冲击地压事故 已致2人遇难
  • 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师生到三亚水稻国家公园研学游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