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城市读本
城市读本

崖州名将王熀行状

蔡明康 文/图

2017-09-24 03:51:11

    作战西南 收复失地

    王熀,崖州北厢(今三亚市崖州区崖城)人。明季诸生。胸中甲兵,作战西南,杀敌致果,收复失地,表现出他的军事才能,后以军功被桂王朱由榔授总兵,掌管南明武装力量。一门忠烈,他是抗清英雄王应桃(熀父,清军杀害)的将门虎子。

    公元1646年,得其父抗清死讯后,集国恨家仇于一身,满腔忠诚,便毅然投笔从戎,只身北上广东肇庆,投效桂王——明永历皇帝朱由榔从军入伍,鏖战沙场,常以汉代马援的马革裹尸还乡的精神而自勉,身先士卒,统领兵马,与强大的清军在大西南迂回作战,以泰山倾于前,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敢死精神,转战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和湖南十多年,收复了清军占领的大片失地,才使朱由榔得从广西南宁还都肇庆。

    公元1648年2月,王熀在西南各方的有力支援下,打了许多漂亮仗,重新夺回重镇,因此便震惊了清两广提督李成栋、广西提抚耿献忠,反清复明,改变了朱由榔旧部前日草木随风,一败如水,东躲西藏的动荡局面,从此,桂王政权得到了十六年较长时间的稳定。

    公元1655年,三王内讧。三年后,孙可望反明降清,因此,清兵分三路攻陷云南、贵州,西南大后方被清军占领。此时王熀援兵救主受阻,李定国在惊慌中保护朱由榔从云南逃入缅甸,为老国王莽达收留。多少回梦里挑灯看剑,然而南明大厦将倾……

    公元1662年,吴三桂带清兵攻入缅甸,缅新国王莽白,将朱由榔当作礼物交给吴三桂带回昆明勒死,从此,南明皇统彻底灭亡。

    王熀忠贞节烈,正气冲天,誓死复明。因此便在同年7月领着残部,离开大路,向荒野开跋,始从云南经贵州,入湖南抵广西钦州,再到广东雷州沿海,效死文天祥“过零丁洋”的民族英雄正气,以大明兴亡为己任,率领三百名士兵,寻船过琼州海峡,最后终于回到了他自己的故乡——崖州,跋前踬后,心余力绌,去做他的反清复明旧梦……

    扎兵黎寨 烧旗曲沟

    越三亚市往西行,约五十华里,便是当今风靡世界的“天涯海角”著名风景旅游区。潮起汐落,到这里赏心悦目的国内外观光游子们,可谓莘莘、济济、芸芸。然而,曾有几个能够想象得到:同是这个人间胜境,溯源退踞三百多年前的风云变幻,另辟一个沧桑。此处还是泱泱华夏的“贬贤逐囚”之地,“天涯海角”还是古崖州最偏僻、荒凉、生度过鬼门关的代名词。

    清朝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岁末的一天,一支仍打着明朝旗号,近三百名身穿汉饰的队伍,踏着满目疮痍的土地,披着呼啸的海风,顶着拂晓前的黑暗,兵不喧、马不嘶、悄悄地开进了这个黎村安营扎寨。这支队伍,几经浴血奋战,士兵十分疲惫,知己知彼。王熀面对百倍、千倍于己的失望的敌众来势,而领这支民族精英兵士去苦苦拼搏,只能是以卵击石,甚至起不了杯水车薪的用处,因此,他只得一面神出鬼没地悄悄驻扎下来,一面准备继续与全国反清力量取得战况联系,再度举义起事。

    这支队伍在“扎兵村”潜居期间,纪律严明,兵士从不骚扰黎民。王熀亲率部下垦荒种田,解决衣食日需。然而,眼前大势已去,明室天下断非这二百多名散兵游勇所能挽回,只得一番哭祭之后,忍痛解散部下士兵,规劝其各自归里耕作生息。而自己更对天可表耿耿忠心至死不渝。解甲归田后,仍“生为大明人、死作大明鬼”誓不复为清民。

    据说,他当时抱着明朝的旗帜、印信、官服、绶带,一边仰天长啸、痛哭,一边沿着角岭小溪,来到“天涯海角”东侧,在一条深山沟里,将旗、印等明代遗物一一焚烧,而这条亘古无名的野山沟,便是今天人们争相观光的“烧旗沟”。因为王熀曾在这里驻兵,这个小小黎寨同时也改称为“扎兵村”,这就是今天的三亚市天涯区扎兵村委会。

    进山终身 不入城市

    《崖州志》载:“桂王亡,怀印归里,遁迹黎岐。筑室水北,终身不入城市。”

    (《崖州志》·艺文志三)载王熀诗,现录如下:

    回崖弃家入山隐居作

    王熀

    寻幽学懒结山庵,

    得避红尘哪怕岚?

    满目云山青带白,

    一湾溪水绿拖蓝。

    林花香细堪供领,

    野鸟声奇好赠谈。

    寒谷阳春应有脚,

    操觞自酌又何惭?

    “烧旗”之后,王熀再三谢绝了当地黎胞的挚情挽留,毅然投入丛山峻岭的怀抱,在重冈迭峦间寻寻觅觅,这个大自然骄子,终于发现一片山高林幽溪流长的危崖,峭岩狰狞,怪石如虎,确是个离群索居的绝佳之地。于是,他便就地伐竹、砍茅、搭寮结庐,名曰:水竹居。在嶙峋怪石间垦荒操作,过起了“刀耕火种”的孤寂生活。岁月悠悠,情怀依旧。激愤时长歌当哭,兴到时冷月弄影,经常以身为明代遗民而自豪。据《崖州志》载,中秋晚上,长空乌云,他却登上一株巨树,横卧在树杈上,仰天咏诵:

    阴霾久障中天月,

    此夕中秋月复盈;

    皎洁一轮天下照,

    从今不改万年明。

    对光复明朝大业,耿耿于怀,表达了遗臣的一片孤忠。

    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国势大定,曾使崖州知州李应谦先后两次派员,执诏进山,招抚王熀出山勤王,且许以高官厚禄,均遭王熀一一拒绝。最后对清使者当面立誓:明臣王熀,此生有口不食满清统治土地生长之粟,此生有足不踏满清辖置阡陌之路。从而,彻底、干净地将满王朝的“招抚计划”抨击个粉粹。

    王熀不仅铁骨铮铮,而且是个‘言必信、行必果’的刚烈志士。驱逐清使之后,在耕劳之余,他几乎风雨无阻,朝夕不辍地出现在往返垦耘的必由之路上,或用石块、或用岩片铺近垫远,一一重新筑砌起来。从此,他便以‘种自己的田,食自己的粮,走自己的路’去维护一个明朝遗老的尊严,来保持自己高尚的民族情操与气节,直至溘然长逝。这里再引王熀一首《山居述怀》,也不难想到当年的景况:

    “手扶筇杖踏棕鞋,

    回首沧桑命亦乖。

    有饭时餐啖蕨菜,

    无油夜点照松柴。

    随缘白发身期健,

    到处青山骨可埋。

    淹没无闻嗟老矣,

    淡然寂寞旷我怀。”

    王熀的后半生,虽然逃避了清室明野的羁绊,甚至未踏近崖城一步,一直置根于当地人民的心田之中,他从未与‘穷山僻壤野人家’间断过友谊。王熀的品格、学问、道德深为当地人民所钦佩。王熀死时,撒手荒山。当地人民为了让他们心目中顶天立地的英雄继续完成未竟的遗愿,也许更重要的是,为了忘却的怀念,为了后来人的景仰,便将王熀遗体装殓入大木棺中,并且高高悬在他生前最常登临的一棵大榕树上。危崖峭岩凌空欲飞,使这位崖州史上的一代奇人,永远、永远地脱离他所厌恶的清朝统治的天下!

    吊棺岭·吊棺树

    古崖州崖城的宁远河北岸,有一个山高林深溪流长的幽静佳境,其间峭壁奇岩仞立,凌空波翅欲飞,踞威临险,鸟瞰风云变幻的大千世界。

    三百多年来,当地乡里百姓称它为“吊棺岭”。岭上有一株鸦噪三匝夕阳落的大榕树,人们呼之为“吊棺树”。究其岭奇,树奇,名亦奇的根本缘由,原来是当时这里曾经生活过一个名叫王熀的奇人,而他的脚印,至今仍在这一方岭石、溪、树上闪烁着神话般吸引人入胜的光辉,踏出一连串扑朔迷离而又发人深省的坎坷道路,遁迹深山,自种自给,死后棺吊树上。

    口传耳闻,崖州名将王熀昔日的“吊棺岭”就是今天三亚市育才乡驻地,而“吊棺树”则在乡政府西边的地角上。

    这棵大榕树,是清初“吊棺树”枯死后生长出来的“传人”。沧海桑田,地老天荒,根往下扎,枝往上长,汲取大地的营养,积蓄向上的力量,才慢慢地长出了今天这棵老根纵横满地爬,干上生干一树攀,铺天盖地的撑起了一个绿色的世界,因此它被乡民称羡为“育才榕厦”。

    听前育才公社老书记简兆祥说,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育才榕厦”便真正意义的成为公社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公社的文艺演出,都是借着这间自然“榕厦”去完成的。

    笔者深深的记忆,1982年10月,曾偕时任共青团崖县(今三亚市)委书记孙治福,率领县文工团,到育才公社宣传农村中心工作时,我经借助其“育才榕厦”,在这里学走台步。

    “育才榕厦”,是崖州名将王熀荷恩乡里留下来一身大义凛然的志向和一份崇高的精神境界,所有这些高贵品质,都是值得我们今天应该学习与发扬的。

  •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开幕
  • 市四套班子领导收看开幕会
  • 三亚各界干部群众收听收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盛况
  • 梅山革命老区梅东村:百姓日子越过越红火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