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庆祝三亚升格地级市30周年征文作品选登】
以鹿的名义

□ 亚 根

2017-09-11 03:03:35

    自从1987年三亚正式升格为地级市,自从三亚以鹿城确立自身又名和以建成国际滨海旅游城为奋斗目标的那一天起,所有的三亚人都自觉不自觉地步入社会变革形势之下的文化工业的逻辑之中,所有的文化素材尽可让任意形式的诗文、歌舞、特效等要素介入。它明示:民众语文的原配母题在人类永无止境的欲望面前会脱离原创者的控制,同时也宣告:即使是深藏不露或禁忌很久的东西,极有可能在某一时间获取解放性的审美力量。

    应该说,正因为有了关于鹿的古老文化,三亚才会拥有作为城市标志性的人文风貌,才会在文化革新的道路上汲取开放性的助推剂,才会在日渐丰盈的底蕴中释放出令人趋之若鹜的无穷魅力。

    作家来了,画家来了,舞蹈家来了,音乐家来了,歌唱家来了。那是梧桐树招引金凤凰纷至沓来的态势,那是异乡人和故乡人组合的精神返祖与还乡,那是豪迈得不能再豪迈的身姿与步伐。他们行进于三亚的青山、大海和城乡之间,聆听爱情故事《鹿回头》,目睹《打柴舞》中鹿儿跳动的舞步,探寻山野间的呦呦鹿鸣,抚摸群鹿留下的一串串足印,采摘岭地上鹿儿钟爱的香芒草,甚至躺进鹿儿原始氏族部落的温馨窝巢。在落笔洞的深层地层,在天涯海角的弯曲石径,在森林与大海的贴近之处,在三亚人的感思与气质之上,在五湖四海友人交互式的言语互通之间,他们小心地触碰着每一个质感的地态、史态、心态、语态、乐态,以及由此而生成的族民基质、情感寄寓、线条色彩、形象动作、构图套路、伴奏乐音、美学境遇和哲学蕴涵。

    于是,以鹿的名义成就的诗歌、散文、画作、舞蹈、音乐,以从未有过的厚度、量级和规模向世人郑重而又亮丽地推出。

    艾青这样写到:被赶到天涯海角/前面是万顷波涛/极目了望不见一个岛/鹿累了/站着思考/往下跳/下面是白浪滔滔/猛回头/万山林木在呼啸/快回来/不要离弃出生之地/椰林羽叶在招手/哪儿也没有家乡好

    光未然这样写到:快步追来/快步奔走/从五指山奔来/从东山岭奔来/奔到天涯海角/猛回头/往事不堪回首/回顾所来路/多少血泪/多少悲愁/仙界何处/向何处追求/辜负了宝山宝水/彩贝金瓯/都因封山锁岛/千年落后/捧着金瓯讨酒/代代蒙羞/猛回头/看改革洪流/越过琼山琼海/扑向天陬/我是年青的鹿/我是英雄的鹿/猛回头/放开歌喉/宝岛青年齐动手/改造琼州

    毛翰这样写到:梅花鹿回眸一笑/变成美丽的少女/秀色依然可餐/弱者总是委屈/这世界欲壑难填/你能逃到哪儿去/逃过了人家的食欲/逃不过人家的情欲

    余秋雨这样写到:海南岛那头鹿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从传说跳到了地面:岛的南端,真有一个山崖叫“鹿回头”,山崖前方,真叫“天涯海角”,再前方,便是茫茫大海。人们知道,尽管海南岛的南方海域中还有一些零星小岛,就整块陆地而言那儿正恰是中华大地的南端,于是,那儿也便成了中华民族真正的天涯海角。既然如此,那头鹿的回头也就回得非同小可了……

    赖少其既绘画又赋诗,那卸载的渔船、张力的大海、艳丽的楼房、招展的椰树、翠绿的青山和高远的天际,那首映射情爱和友爱的七律诗篇以及鹿城人民率真自然的为人处世之性情和风格,无不浸润于浓烈的色彩、奇险的构图和豪放浑厚的诗思与哲理之中。

    宋祖英伫立鹿回头山巅,面向着仙鹿湾之海,深情地唱响《这片海有我》:……听从你的一声召唤/我奔向了海的辽阔/是我依恋着你/你也深爱着我/守护你的一方宁静/我拥抱了海的欢乐……因为这片海有我/我把寂寞燃烧成太阳之火/温暖故乡的田园山河/每寸土地开满花朵……只要这片海有我/我以生命融入那月光之波/祝福我的亲人和祖国,每一次呼吸都是祥和……

    蒙麓光、苏和荣编导的人偶歌舞剧《鹿回头》,与原崖县文工团编创的同名歌舞剧的故事内容相似,都能触类旁通,趋于飘逸。原剧以歌谣叙事表情,分量略微过重,难见高难度的动作和寓意深刻的语汇,而它已完善了相互辅助的词、乐、舞,以善于抒情、长于叙事的方式呈现戏剧情节和矛盾冲突,当对歌对舞时,又能辩论说理,表达人物细致的内心和广泛的生活,而且以黎族和其他兄弟民族的传统自娱性民舞和自娱性中表演性的动作当成激进基点,在吸收木偶戏技艺的变通过程中编创出独舞、双人舞蹈、三人舞、群舞和组舞,构建了一个个优美表现性的舞段。舞剧音乐,并没搬用或模仿哪一支中外名曲,而是从音乐家良好的肢体激情中演练生发;鼓、二胡、小提琴、双簧管和管弦彼此应和,交织变奏,将民族民间音乐、宗教色彩音乐和借鉴的异域音乐高度融合,升华出一组组丰厚性和纵深感的交响乐章。

    当下,尽管文化侵蚀者的利爪依旧锋芒所向,尽管文化产品成功与否的衡量标准参照的是商业逻辑,但鹿城文化意义总能从文化工业的一般产品中脱颖而出并保持一种清醒态度,它所带有的平民视角、诗学意象和乌托邦因素并未消失,依然投射出人文主义的希望之光芒。

    近日,文艺佳讯频频传来——三亚市小金鹿艺术团独具一格的音乐剧《美丽金鹿》已到了彩排和预演的冲刺阶段;海南省民族歌舞团另行创编的舞蹈诗《呦呦鹿鸣》也已进入了反复磨合与精心提炼的进程……这是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的美事啊!

    三亚的这方丰沃水土孕育着取之不尽的精神矿藏,三亚的这片辽阔海天纯洁明丽得令人心恸颤栗!

    毋庸置疑,只要我们用心去守望、去秉持、去深掘、去拓展,以鹿的名义锻造的文化真品就会不断整合出新,绚烂多彩。

    (作者单位:海南热带海洋学院)

  • 严朝君到海棠区调研
  • 图片新闻
  • 跨省联合检查组到三亚开展检查
  • 200余家涉旅诚信商家获发中英俄三语台卡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