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城市读本
城市读本

1500多个日子 拯救我的“气球男人”

口述/廖尚英 整理/王月冰

2017-09-10 02:51:26

    温暖爱人变成“气球男人”

    那天,我妈来了,我带她去逛商场。我看我妈有些累了,就要刘志平开车来接。我们从商场出来慢了些,一上车,他立刻噼里啪啦数落我磨磨蹭蹭。

    当着我妈的面,我不想跟他吵。可他的语言实在粗暴,我反击了几句。谁知他没完没了,像教育女儿一样。我妈抓紧我的手,暗示我不要再说什么。我看到我妈眼里有泪,她是为我难过。我的心像被刀割一样。

    我妈当天就回家了,她劝我忍一下,说男人事业做大了,事情多,难免烦躁。看着我妈离去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坐到沙发上大声哭起来。

    我从没想过,当初无限憧憬的婚姻,今天会带给我这么多无奈与伤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向体贴温暖的“爱人”,变得越来越恣意不讲理,蛮横霸道,对我几乎没有了温存,只有一个接一个的要求。他觉得他是干大事业的人,至于家中生活上的事,通通微不足道,全部推给了我。

    两年多前他辞职,与朋友合作开公司,那天我们从银行把所有积蓄取出来,他深深地吻我,说他一定会为了我和儿子的幸福好好干,让我们过得幸福丰足。

    两年来,他的事业越来越好,我们家的物质生活的确有了较大改善。可是,他却变得越来越陌生,高高在上,不可理喻。

    有一天,我看到一位情感专家写的一段话:“钱和权就是男人的气泵,把男人内心中的空虚和空洞都鼓满了气,男人变成了气球,在自己的世界中飘飘然,脚跟不着地,浮在半空,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不如自己有能耐,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我立刻意识到,我的丈夫,现在就是这种“气球男人”。气球男人很危险,心态膨胀,出轨的可能性也很大。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如果刘志平继续这么下去,很显然,我们的婚姻只会走向冷漠荒凉,甚至“小三”介入,最后难堪而散。

    糟糕的婚姻还要吗

    已没有一句体己话的婚姻,只剩下麻木与指令的婚姻,我到底还要不要?是“舍”还是“保”?如果“舍”,孩子和老人怎么办?还有,那些曾经恩爱的日子,真的不值得有任何留恋?如果“保”呢?这么糟糕的日子如何过下去?

    思来想去,我决定试探,试探他是否还有眷恋之心,我们的婚姻是否还有修补的必要。

    那天,婆婆要我们全家去吃晚饭,我把儿子送到那后故意说要加班,然后走了。没多久,刘志平打电话来,问:“你们加什么班?”是的,我之前从不加班的。他的口气不好,似乎我的事都是瞎忙。但我还是开心,因为我突然出现的一点变化,他注意到了。晚上儿子回家,我悄悄问他,爸爸到奶奶家后都说什么了,儿子说爸爸一进门就问:“你妈呢?”我想起刘志平每次回家,虽然耀武扬威,但进门开口总是喊我,哪怕我们吵过架,他也会到厨房、洗手间、卧室来找,不喊,但还是要看到。

    晚上,我在洗手间忙,故意摔倒,大声喊“哎呦!”。看电视新闻的刘志平连忙过来,一边扶起我一边数落,然后开始到处找红花油,忙忙乱乱还挺紧张。要知道,平时如果他在看电视新闻,我喊他做点什么,喊100次也没用!

    我可以确定,他对我,还有感情在,只是,不断提升的地位,让他膨胀得放不下身段了。

    于是,与“气球男人”的婚姻,我决定“保”。可是,如果“保”不住,我要如何才能不沦为“怨妇”呢?我的心,还是好生忐忑。

    那么我也来做小妖精

    很显然,随着他身份地位的转变,我如果不改变自己继续不哼不哈做黄脸婆是不行了。都说外面小妖精吸引人,那么我也来做一回小妖精吧。

    于是,我不再事事与他硬碰硬,而是顺毛捋,胡萝卜加大棒。他在外面老板身份,听的赞美多。回到家,我也不给他多大的落差,巧妙忽悠一下,然后把要求融进忽悠里。比如,我会说:“我老公在事业上强,在爱情上也强,难怪都说我嫁了个好男人。”“今天你的一个职员跟我说,你待人宽容,性格温和。哎,之前我还没觉得,经他这么一说,你之前在家也一直是这样,不过这一年多来似乎有些变化,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这些话,娇嗲嗲地把高帽子戴上他的头,他生硬的表情逐渐柔和起来,家中的气压降低,慢慢呈现平等对流。

    有一天,我偷偷录下同事们一起在背后说到某领导的刻薄话,又把公司年会上同事在领导面前奉承的视频对比给他看。他看完后若有所思,意识到,外面的赞美与阿谀奉承,并不意味着真正的欣赏,与家人的真心有天壤之别。

    还有,对于他自己该做的事,我不再包揽,比如放洗澡水、挂衣服、拿袜子这些小事,我都会温柔地提醒他自己做,因为我也要忙我自己的事,我要准备课件,要与学生交流,要和同事讨论第二天的工作,还要写论文。偶尔的家务分担,其实我只为了提醒他:你的地位跟我是平等的。

    掌握好幸福的主动权

    当然,要想掌握幸福的主动权,关键还在于自己强大,保持自我,避开他的阴影,这样才能让彼此都活在阳光里。

    于是,我开始卸掉很多家务,孩子的学习,我认真找了一个好老师课后辅导,家中请了钟点工。挤出的时间,我用来提升自己。我是大学讲师,以前只想以家庭为重,得过且过。现在我开始努力争取项目,认真写论文,多和外界交流。外面有合适的讲课机会,我也接下来。

    也许,家中永远不需要我的强大。但是,如果有一天,残局降临,我能控制局面。而且,事业给了我平等对话的底气。我不想做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请人做。有些决定,我不再需要他答应与否。

    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们公司在开发一款新食品,包装还不够完美。我说我可以帮他。然后,我真的给他做好了。他很惊讶,他的合伙人也很欣赏。从那以后,我发现他回家后身段放下了不少。

    “残局”说来就来了

    可是,就在我暗自开心之时,有个女子电话约我,来势汹汹,开口就说要和我谈谈刘志平。我很震惊,这样明目张胆来挑战,刘志平和她的关系,可非一般!

    见了面,才知是他们公司的市场总监,即业务上的主力干将尹辉。她倒是直接,一见面就说:“我和刘志平好上了,你们离婚吧。”

    我的心像被刀子“哗啦”一下划开了长口子。我说:“是他要你来找我的吗?”“是我自己来的,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意思。”可能是长期以来的心理自愈训练起了作用,我竟然很快镇定下来,我告诉自己:“大不了就是‘舍’,但是姿态一定要漂亮!”我注视着这个公然来问我要丈夫的女人,微笑着淡淡地说:“跟我谈,你不配!请刘志平自己来!”

    我等不到刘志平来找我。在去找刘志平之前,我把离婚和离婚后的所有事情都想得顺畅了,并且一条条写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刘志平见到我,姿态竟然低到了尘土里。原来,在一年多前,他们就开始发展暧昧关系。但从几个月前开始,刘志平想和她撇清关系,可尹辉逼着他离婚,甚至以离开公司带走业务来威胁。我沉默很久,问:“为什么决定跟她撇清关系?”他幽幽地说:“我觉得对不起你,你那么好,我不想失去你!”“是真心话吗?”“我愿意对天发誓!”

    我以为我会歇斯底里,可是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出奇地冷静。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一年多来面对“气球男人”采取以“保”的姿势所作出的努力,不但让刘志平有了浪子回头的想法,也修炼出了我自己的强大与尊严。

    考虑再三,权衡利弊,我要刘志平自己选择,如果选择辞退尹辉,大量的业务失去,对合伙人的损失将由我们来补偿。我说:“我一点都不在乎你的钱,我嫁给你时,你就是个穷光蛋!”刘志平毫不犹豫地辞退了尹辉。

    也许是爱情成熟的样子

    事情解决了,但痛苦与鸿沟留在了我们的婚姻里。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是合还是散,主动权到了我手中。气球男人依旧忙他的事业,不同的是,现在回到家,他也开始忙起来,忙着修补自己捅的窟窿,做模范丈夫、优秀爸爸。我成全他,将家交给他打理。而我,我需要时间来修复内心。

    又是一年多过去,我挤进了院里业务骨干之列,背叛的痛苦逐渐被事业的快速发展冲淡。最重要的是,他如今那样渴望修好。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决定给这个迷途知返的男人一次机会,仅有的一次机会!

    他像得到了恩赐,我们像13年前一样重新开始恋爱。历经四年多,1500多个日子,刘志平在“气球”吹爆之后终于修得了成熟与稳重,我永远不会再提他在婚姻中曾有的污点,我说,我们手牵手奔着幸福向前走,他郑重地点头。我们都已成熟,要活得开阔。

    我妈问我:“你不担心他再次背叛?你心里难道不沉重?”我回答我妈:“我现在很轻松,很享受,我一点都不担心他再次背叛,我也不再害怕他的背叛。因为面对漫长岁月的不确定性,我有了足够掌控自己人生的能力,至于婚姻,力求尽力与问心无愧,其他的,交给命运吧。”

  • 三亚着力打造基层“15分钟文体圈”
  • 市领导到天涯区红塘村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 三亚在省内率先推行餐饮O2O监管系统
  • 唱响国际旅游岛“三亚之夜”主题晚会精彩上演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