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沙 画

□ 阮红松

2017-07-10 02:16:51

    用沙子作画,叫沙画。

    沙画若是放在日光下,是不值得一看的。在投影仪的帮助下,沙画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投影仪赋予了沙画恰到好处的明暗。在明暗中,沙画有了层次有了风景,有炊烟的故乡,有寂寞的人,有大片的森林……

    沙画是表演的艺术,沙画师的表演更有吸引力。于方寸间抛洒,观之阴晴恰是万里浮云,感之聚散又如空谷百鸟。沙画师“口占一绝”式的创作方式通常能博得现场观众慷慨的赞许。

    沙画师冷漠地用手掌抹去一幅幅绝妙的作品,无情地毁灭与创造,开始下一个创作。沙画师的表演智慧也正在于此,创造美又瞬间毁灭美,过眼云烟般的创作,让人惆怅而感怀。

    人生与美都是短暂的,包括幸福与欢乐。

    观沙画表演,是一种情感折磨。

    笔墨丹青与沙画比,是很难“表演”的,是很难让观众现场领受创作过程的。偶尔有表演有观众,那也绝不是一时的雅趣。既成作品,画家大多期望自己的作品存之久远。虽然当今的文化消费呈现即时性的趋势,但是笔墨丹青,它在天性上就不是流星,它是恒星。

    沙画,注定只能成为一种商业表演。

    当艺术成为一种商业表演的时候,总是针对人最敏感的神经,瞬间的愉悦与剌激,周而复始,会造成另一种深重的毁灭。

    习惯了被剌激,审美成为一根无法勃起的神经。

  • 严朝君到海棠区调研
  • 图片新闻
  • 跨省联合检查组到三亚开展检查
  • 200余家涉旅诚信商家获发中英俄三语台卡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