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崖州:消失了的先贤诗文与著作

文/图 林芳华

2017-07-09 02:58:43

乐东民间发现七册《崖州志》残本

乐东民间发现七册《崖州志》残本

吉大文《上唐芷庵刺史书》

吉大文《上唐芷庵刺史书》

光绪《崖州志》残册

光绪《崖州志》残册

钟芳《琼州府学科目题名记》

钟芳《琼州府学科目题名记》

邢梦璜《节录磨崖碑记》

邢梦璜《节录磨崖碑记》

    「树皮可做成衣服,也可做成书。早期的书籍,是由树皮、兽皮、兽骨乃至草叶做成。后来人们刻于竹、录于帛、写于纸,简书、帛书和纸书便相继产生。古代书籍浩如烟海,滚滚红尘,它们终抵不住岁月的沧桑。虫咬、自然腐化、焚书坑儒、兵火和运动中的抄、烧,多少史志,多少先贤诗文,都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归于红尘。先贤著述,罕能留存,能躲过一把火的,九牛一毛。人在消失,优秀的人文资源在消失,再也回不去的故乡,是再不会有人出来作证。」

    乐东民间发现七册《崖州志》残本

    光绪《崖州志》的命运,一波三折,历经磨难,曾被认为是“反动文物”差一点就被一把火烧毁。光绪《崖州志》脱稿于1901年,1908年补订,因各种原因,未能梓行。直到民国三年,始由临高村郑绍材、十所村孟继渊等亲携广州铅印成书,计10册22卷,仅“印成一百套,分饷州人”。“由于印数太少,历经近百年的世事沧桑,兵刀水火之灾,蠹鱼白蚁之患,书之幸存者已寥寥无几”,据周德光《风雨百年<崖州志>》一文,1953年初,在批斗佛老村“地主”邢谷玺(《崖州志》纂修者邢定纶侄子,原崖县中学校长)时群众抄出邢家一大堆古书籍,认为是反动文物,要即刻放火烧掉,幸得陈国风书记及时禁止并送崖县县委。之后,十所村孟继渊后人家里也被抄出三册《崖州志》残本。《崖州志》一部十册,另加三册残本,充满各种偶然与机缘才幸免于难。其作为现行本《崖州志》的底本,传本至今罕见,百姓人家更是难睹芳容。2017年5月23日,笔者在寻访“崖州古籍”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乐东民间居然保存着清光绪《崖州志》七册残本。这七册残本,因随不同的主人颠沛流离、迁徙流转,除虫蛀外,还有不同程度的酸化、霉烂,有些页面已经到了不能移动、不能翻阅之濒危状态,一碰就碎。今发现的七册《崖州志》残本已属珍贵文物,其传承之艰辛,今主人保护已显困难,如何让其“起死回生”,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迄今为止,崖州境内共三处地方发现民国铅印成书的《崖州志》孤本残本,一是佛老村邢谷玺家完整一套十册,二是十所村孟继渊后人家里的三册残本,再就是今日所发现的七册残本。

    《崖州志》记载的崖州先贤诗文

    如今,崖州先贤著作多数散佚不存,尚留点滴痕迹的,多来自地方志记载、部分族谱辑录以及民间传抄本和墓志铭。历经劫难、差一点付之一炬的《崖州志》,保存着崖州先贤不少诗文。《崖州志》卷之十九“艺文志”疏、记、杂文、书牍、志、传、诗辑录包括诸多学士大夫在内共七十多人、百多篇诗文,其中崖州本土有邢梦璜(2篇)、钟芳(9篇、首)、裴崇礼(2篇)、王熀(4首)、李如柏(1篇)、吉大文(12篇、首)、王瑞瑄(8篇、首)、孙元度(4篇、首)、何秉礼(1首,崖州志注八首选一)、吉大升(1首)、陈瑞(1首)、孙如棠(1首)、张凤羽(1首)、孙宗哲(1首)等人入选。其中,宋元黄流邢氏迁崖始祖邢梦璜所撰的《节录磨崖碑记》、《至元癸巳平黎碑记》是宝贵的历史性贡献资料。

    《崖州志》记载的崖州先贤,即便是寥寥数语,蛛丝马迹,也可看出他们是当时有威望的读书人。裴盛,明朝水南村人,由贡入监,“预修《永乐大典》”。崖州儒林孙如棠,“所著制艺,为时传诵”。孙宗哲,梅东岁贡,“为文瑰奇伟丽,尤精理解”,“所著《爱竹轩诗稿》,藏子家。”陈文显,乐罗人,“十余岁始读书,遂以文行闻于世”。颜其亮,乐罗人,“少负文名,学养深邃,执经者满帐下”。陈尚绫,望楼人,“生平手不释卷”。孟安节,十所人,“安贫好学”。王熀,北厢人(今崖城城东),明朝崇祯年间生员,“后以扈从功,授总兵”,“历战十余年”,其戌马倥偬中写下不少篇章,崖州志载“赋诗见志(共四首)”。张凤羽,梅西人,所著诗文皆散佚,仅存《秋兴》八首。

    多少先贤著作湮没于历史长河中

    作为地方志,《崖州志》应朝廷之命而修,成书和流传饱含艰辛。先贤述著,更鲜见其踪,逐个消失。被尊为“岭南巨儒”的钟芳,一生著作甚富。其生平著述,因收入《四库全书》而得以遗世。被誉为“琼南冠冕”的月村(今乐东佛罗)人陈峻琚,“气节、文章儒林特出”,民国《感恩县志》载其“著有《得其树记》、《森宝书集》,现已散佚”。被《崖州志》列“海南三杰”之一的官村人陈式平,“为文警辟,与儋州黄河清、陈圣与齐名”,因为没能留下一言半语,什么叫海南三杰,后人只好尴尬地去凭空臆断。都说崖州文化自信源于文化底蕴,但文化底蕴又在哪里?崖州民间,又有多少先贤著作湮没于历史长河而无声无息?

    地方志,详地理而略人文。其所记载的,多是“忠臣义士慷慨悲歌之语,而生长斯土者,其文辞不少概见”。不少饱识之士,生不入传,他们或有目无文,或有言无文,有言无声,个人作品不以崖州志的流传而流传。林桂芳,宁远人,明经史,能文章,修《崖志》。张作铭,崖州志列儒林,黄流人,颖悟博学,读书至废寝食。“为文章,原本传注。”周子翰,保平人,“为文专渝性灵”。陈德昌,黄流人,“披卷必盥手”。远比《崖州志》,先贤著作消失则快得多。亡佚的古籍,多以手抄本存身,经鼠啮蠹蚀、世事变迁之后传世甚少,再后来,在“砸烂一切旧世界”中备受虐待之罪,它们通通被烧成了灰。询问后人,全是哑巴。文以载道,以文化人,书不在,我们已难触摸到先人足迹。先贤意志,已身份不明。

    偶然所得,或夹于壁中、藏于瓮中,或靠坊间传抄、辑录,或载于族谱和碑铭。崖州五区老郑村拔贡郑允煊,穷半生心力纂成经义集解18万言。因其藏名籍甚丰,人称“广文先生”。因预测身后风云,便将收藏书籍及所纂成之经义集解、诗文手稿藏于瓮挖地窖储之,惜倭寇侵占期间去向不明。镜湖村吉大文《镜湖诗抄》也已不存,其存世诗文来自《崖州志》和族谱记载。黄流村人孙元度,曾自选《玉臣诗文集》,今已佚散,其传世诗文《鳌山探胜记》、《黄孝子传并序》等为《崖州志》所辑录。《崖州志》纂修者邢定纶,满腹经纶,书法水平极高,“秀劲脱俗,人竟宝贵”,其传世文章几已绝佚,至今仅找到几篇和部分墓志铭文。邢定纶身后文章不少,据《清诰授奉政大夫五品衔署石城县学训导拔贡生邢君墓志铭》载其“才思隽永,习骈俪体,名公巨制,多出其手”,“稿出,人争取之”,“有题《官山寺》,古风一篇,千言立就,读者惊叹”,“著有《宦游吟草》两卷、《后游吟草》一卷”。“平生诸作存于族人者,卒后仅捜得百余首,余多散失”。从墓志铭得知,1909年,邢定纶死后还留下《宦游吟草》、《后游吟草》三卷册,“卒后仅捜得百余首”。遗憾的是,经土改熊熊大火,邢众多的书作品绝迹、百余诗稿仅遗世几篇。文章事关忠孝、节义。因手稿亡佚,我们对先人自然不得而知,高才饱学之士变成目不识丁、微不足道,先人在受辱中消失。

    寻访崖州古籍,任重道远

    寻访“崖州古籍”,似远得不可捉摸。但一块块墓志铭,依然散发着余温。抱旺村邢定魁,字子春,清末岁贡,曾参与光绪《崖州志》的编写(《重修崖州志序》有记载)。《崖州志》并没有辑录其作品,但其墓志铭记载遗世诗文共6册计16卷。《前清敕授文林郎铨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邢公墓志铭》录其“藏书数万卷,昕夕观摩,学益渊博”,“所著有:《对湖文纱》四卷、《文外》三卷、《诗纱》三卷、《赋纱》三卷、《读史杂咏》一卷、《邢氏历代名人小传》二卷”。邢定魁,1856生,1920卒,膝下二子,长国甫,早年就读上海新民大学,1942病故。次国翰,“先公卒”。据了解,今邢定魁身后的著作连同藏书数万卷经抄、焚后已荡然无存,肉身和精神一起消解,留给世人的,是无数集结于身的疤痕,疼痛而隐忍。时至今日,不少墓碑还被人踩于脚下,或被迁移后就地砸毁。如果认真往里窥探,碑铭极有可能就是先人留给我们最后的作品,真所谓“石头的书”。

    历史古籍,多以手抄本流传。今发现的崖州古籍或先贤诗文,主要靠传抄、辑录,靠口耳相传。这其中就有不少崖州民歌手抄古本。这些年,利国的叶孝良先生在对崖州民歌手抄古本的搜集、整理上做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工作。三亚、乐东不少民间人士还将民歌古抄本结集出版,使得许多孤本、珍本得以流传,可谓崖州文化之魂。更有爱诗如命者,他们从旧纸堆中或亲友处搜集先人诗文整理并刊印成集。镜湖村有吉承昶编辑的《湖山遗萃》,此书收录吉大升、吉大文及其祖父吉德华、父吉进盈四位先祖诗作;丹村有石良贡编著的《良贡桥梓诗集》,作者除了石良贡和其父石贤卓(1883-1953)外,还有清未至民国多人。丁酉科拔贡陈金声也在其中。清代崖州中举者四人,先后为吉大文、林缵统、张雟和郑绍材。其中,郑绍材为保护崖州志立下汗马功劳。乡试闱墨遗世寥寥无几,难觅其踪。今发现郑绍材清末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应乡举试文《规矩方圆之至也》(《广东乡试朱卷》载,木刻本)一文,亦为珍贵史料。

    附:崖州志所辑录的崖州先贤诗文

    邢梦璜

    《节录磨崖碑记》

    《至元癸巳平黎碑记》

    钟芳

    《平黎碑记》

    《王公生祠记》

    《琼州府学科目题名记》

    《悯群黎文》

    《珠崖》

    《珠崖杂兴》

    《寓琼台》

    《万仞泉》

    《景贤祠祀邱苏二公》

    裴崇礼

    《文庙铜爵记》

    《游大小洞天记》

    王熀

    《回崖弃家入山隐居作》

    《山居述怀》

    《前作元戎后削为副戎历战十余年间触作》

    《回崖自叹》

    吉大文

    《上唐芷庵刺史书》

    《沟口》

    《石门》

    《乐安城》

    《多港黎村李丞相祠》

    《湖中晚望》

    《湖村》

    《黎村》

    《山居》

    《州新八景》

    《乐罗旧县》

    《访钟仲实先生故居有感》

    孙元度

    《鳌山探胜记》

    《黄孝子传并序》

    《卧龙飞雨》《金鸡晓日》

    王瑞瑄

    《吊唐韩公瑗》

    《唐李卫公德裕》

    《宋赵忠简公鼎》

    《宋胡澹庵铨》

    《鳌山叠翠》

    《抱郭双流》

    《洞天幽胜》

    《落笔凌空》

    何秉礼

    《题壁和韵》(八首选二)

    吉大升

    《镜湖》

    陈瑞

    《镜湖》

    孙如棠

    《重九登芙蓉峰》

    张凤羽

    《仿杜少陵秋兴原韵》(八首选三)

    孙宗哲

    《山斋寄怀友人》

  • 严朝君到海棠区调研
  • 图片新闻
  • 跨省联合检查组到三亚开展检查
  • 200余家涉旅诚信商家获发中英俄三语台卡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