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留住盐田,留住三亚的记忆

□ 朱向霞

2017-04-10 03:07:56

    从去年开始,我也过上了“候鸟”生活。冬天,和丈夫多一同到三亚享受那里的蓝天白云、海浪沙滩,还有宜人的温度和湿度。

    我们居住的小区叫“棕榈滩”———个很有海南地方特色的名称。小区的东边有一条发源于五指山的“大茅河”,河水向南缓缓流淌,一直流向海洋。因为通海,所以大茅河也有潮起潮落。每天上午河水随着海潮退去,河床露出大片的湿地;傍晚河水随着海潮涨起,河道灌满了水,有时满得就像随时可以溢出一样。灌满水的大茅河非常美,河水蜿蜒,静无波澜,两岸的红树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在此安家的白鹭时而展翅翱翔于天空,时而漫步觅食于滩涂,时而栖息于树梢,时而隐秘于红树林。沿着河边散步,用心去感受大自然的赐予,真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因为“棕榈滩”在大茅河的西岸,开始我们只是沿着大茅河的西岸散步,并无更多的奢望。突然一天,萌生了去河对岸看看的愿望,我很想知道河对岸是个什么模样。要过河,桥在哪儿呢?找邻居打听才知道,大茅河的中段有一座窄得只能过一辆轿车的小桥。

    第二天一早,我们按邻居的指点找到了那座小桥。大茅河是条神秘的河,两岸茂密的红树林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把它身后的景致掩饰起来,不过桥,根本不知道红树林后面藏着什么秘密。带着探秘的好奇,我们走过小桥。

    没想到,刚过桥,我们就被扑面而来的美景惊呆了,眼前是一片诗画般的盐田!我们仿佛穿越了时间隧道,来到了人人向往的桃花源。棋盘式的盐田阡陌纵横,镜一般的盐池清澈见底。池中的盐卤倒映着远山、椰林、村庄和刚收获的盐堆。盐工们用最简单的、也可能是最原始的工具——“盐耙”在盐田里劳作。好一派田园风光!没想到在这游人如织的三亚,还能目睹这般原始的旷世美景。河西岸高楼林立,现代化的脚步势不可挡,河东岸盐田如画,传统的制盐工艺千年不变,一桥之隔仿佛两个世界!

    此后,“看盐田”就成为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慢慢地,也看出了一点门道。晒盐并不像我们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并不是把海水灌入盐田就万事大吉,这其中要经过纳潮、制卤、结晶和收盐四道工序。

    “纳潮”,就是等海水涨潮时,把海水引入储水湖;储水湖的海水通过扬水站灌进蒸发池,蒸发池分初、中、高三级,海水经过这三级的蒸发便会达到一定的浓度成为卤水,这就是“制卤”;把卤水送进结晶池,卤水在结晶池再经过几天的蒸发结晶为一粒一粒的“原盐”(俗称“粗盐”),这一过程称为“结晶”;最后进入“收盐”工序,盐工们把结晶好的盐耙到田垄上,然后装车入库。未经过任何加工的原盐,颗粒饱满、晶莹剔透,犹如钻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我们天天去“报到”的盐田是榆亚盐场下属的驷轩盐场。进入20世纪后,各行各业都朝着现代化狂奔,有的盐场已实现了机械化,而驷轩盐场的晒盐工作却我行我素,仍然沿袭老祖宗传授的工作方法,一点不为现代化所动。盐工们用的主要工具叫“盐耙”,那是一种木板耙子,耙子的头是一块约1米长、30厘米宽的木板,耙子的握手是一根长长的竹竿。工具的原始使盐工的劳作非常辛苦,晒盐时,他们每天要去结晶池用这样的木板耙子搅动卤水,以防结晶盐粘附在池底;收获时,也是用这样原始的工具,一耙一耙地把结晶盐拢到田埂上,再装车运走。

    我不知道一耙盐有多重,但每一耙,盐工们都好像使出了洪荒之力。三亚的太阳非常灼热,盐田又是露天的,盐工们的工作经常要在暴晒中完成。看着盐工劳作的身影,不禁令我想起了唐诗《悯农》,“粒粒皆辛苦”的食物岂止是盘中的大米,还有入口的食盐啊!

    海南的制盐业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00多年前。1200年前,一批福建莆田的盐工千里迢迢来到海南岛。上岛后,他们选择了在海岛的西北儋州一带定居下来,并在那里凿石为槽,用石槽盛海水晒盐。大约140多年前(1869年左右),广东电白人越过琼州海峡来到三亚。他们发现三亚的海水清澈纯净,含盐浓度高,特别容易出盐。三亚海边有大量平坦的滩涂,对滩涂稍作改造就能成为很好的盐田。而且三亚的气候也得天独厚,这里阳光充足,气温常年保持在26度至35度之间,非常利于海水的蒸发,进而形成颗粒饱满的原盐。于是他们在三亚筑堤、挖渠、修池、灌溉,很快近海的滩涂上出现了一个个畦畦见方的盐池。后来,内地沿海的盐工陆陆续续来到海南岛,海南岛的制盐业得到了蓬勃的发展。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把海南岛的私营盐场合并起来,组建了4个盐场:海南儋州千年古盐田、海南乐东莺歌海盐场、海南东方盐场和海南三亚榆亚盐场。

    我们每天造访的榆亚盐场成立于1953年,当时它不仅是海南最大的盐场,而且生产的原盐也因色白质优而享誉内地,被广大用户称为“三亚盐”。榆亚盐场鼎盛时,盐田多达11000亩,其中9000多亩在现在的三亚市区内。三亚河、大茅河两岸,凡有红树林的地方都有榆亚盐场的盐田。上世纪60至70年代,三亚市税收的60%都来自于该盐场,可以说,榆亚盐场撑起了三亚市税收的大半个天。

    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历史的车轮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榆亚盐场便渐渐失去了昔日的辉煌。从1992年开始,盐田被征用,往日的盐田被街道、高楼一点点地蚕食,田园风光被水泥森林所替代。现在,三亚河两岸的盐田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著名景点、酒店和机关、民居用房。

    目前,榆亚盐场的盐田仅剩驷轩分场的1700亩,而且这仅剩的1700亩也将从三亚的版图上消失。有消息透露,大茅河东岸的盐田即将被房地产开发。虽然古老的制盐工艺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这也不能阻止人们对房地产开发的欲望。

    得知这个消息,我和多一痛心疾首。这不仅是因为两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与盐田积攒了深厚的感情,更因为盐田承载了三亚的历史、三亚的文化和三亚人的记忆。每当我看到盐工们拖着木板耙子在盐田里辛苦地劳作,脑海里的画面就会切换到古代盐工用同样的工具在烈日下耙盐。这样的场景离开榆亚盐田,在全国其他地方还能看得到吗?榆亚盐田啊,简直就是一个活化石!

    榆亚盐场已从万亩退缩成千亩,如果我们能把这仅存的千亩盐田好好地保护起来,让传统的制盐工艺薪火相传,这千亩盐田就会成为三亚文化的传承,成为三亚人文化自信的基石;如果这千亩盐田不是因为不可抗的自然力而是人为地从三亚的版图中抹去,那么始作俑者必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试想一下,若干年后,子孙询问:“祖先开辟的盐田哪去了?”我们将如何回答?房子在哪儿都能盖,酒店在哪儿都能建,而盐田,毁了就不可能复制!如果三亚一直守着祖先留下的盐田(哪怕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一直维护“盐田中的城市”形象,那它必将成为世界城市的奇葩,必将是世界独一无二、最具特色的城市之一!

    我和多一去过许多国家和地区旅游,也考察过不少国家对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工业园区的保护,他们的做法有一定的借鉴价值,比如毛里求斯的糖厂。

    毛里求斯曾经以制糖为支柱产业,近些年制糖业萎缩,有些糖厂倒闭,但倒闭糖厂的老板不是简单地一卖了之,而是很智慧地把厂区改建成糖业博物馆,用糖厂原有的设施和设备讲述毛里求斯的历史,讲述制糖业的变革,现场演示制糖的过程,来此参观的游客在文化层面和知识层面上都获益匪浅。

    真希望三亚的决策者站在历史和文化的高度来决定那1700亩盐田的未来,用集体的大智慧把盐田保护起来,为三亚人民留住这些制盐的历史、制盐的文化和制盐的记忆。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

  • 我比任何时候更懂你 | 凝聚奋进力量 习近平勉励青少年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 放大招!三亚市旅文局多举措破“难题”
    4月28日,110名专业美人鱼表演者在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的大使环礁湖中完成了百鱼同游、组合穿越、双人拉手等高难度动作,成功挑战了“最大规模的水下人鱼秀”吉尼斯世界纪录。此次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的诞生也为三亚旅游名片增添了又一笔亮色。2021年6月11日,三亚市旅游行业发展会商制度在旅游酒店行业率先启动,召开了旅游酒店行业发展主题座谈会,就如何做好暑期旅游市场接待服务工作,推进旅游酒店行业高质量发展进行探讨。
  • 三亚游艇热催开“水上经济”之花
    一艘游艇驶出三亚鸿洲游艇码头。众多游艇停泊在三亚鸿洲游艇码头。其中新增进口游艇63艘,占比43.8%,新增国产游艇81艘,占比56.2%。
  • 三亚:“鸿星”变“红星” 一个小时被扫空
    ”三亚人的朋友圈里支持国货的图文不断。京东发布报告显示,22日、23日两天国潮运动品牌的整体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280%。“我一直买这个品牌的鞋子,款式很好看,价格也不贵,必须拿下。
  • 三亚交通发展:以前“走得了” 现在“走得好”
    三亚交通发展:以前“走得了” 现在“走得好”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