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5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25℃ 最低:23℃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喂 鸡

□ 陈重阳

2017-03-20 03:10:44

    在乡下,喂鸡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你看,多么有画面感的意境。

    喂一群鸡,山村小院就生动起来。公鸡嘎嘎嘎地满院跑,一副气度不凡高蹈于世的样子。有时就连家狗,也会让它三分。鸡头往前一伸,扎煞着羽毛,像俯冲的战斗机。狗遇此就有些蔫了,老实地卧下,耷拉着脑袋发呆。院子成了鸡的天下。

    鸡仿佛天生有做官的范儿。你看它的步态,一脚点地,一脚高高地抬起,却又不肯轻易落下,目光逡巡一番,方才慢吞吞地落脚;左一下,右一下,标准的八字方步。有模有样,从容淡定。倘若,主人舍一把食,利益当前,它可一点不憨呆,扑闪着翅膀跳跃至跟前,还把狗啊猫啊撵到一边,自己独享。

    鸡肋曾遭到嘲笑无数,但鸡的骁勇还是可见的。鸡欺生,有陌生人来访,它扑啦啦奔上去当头就是一口,专挑裸露的地方啄,令人惊骇。鸡欺软,满院子把小孩追得哇哇哭。这样的鸡,就要狠狠地惩罚一下,把它摁到水塘里浸半个钟头,弄得湿嗒嗒的灰头土脸,看它改不?

    母鸡生蛋特别有意思。它最怕被人盯上。窝里留有“引”蛋,它下次仍在窝里生;若是收得一个不留,鸡就认为谁动了它的蛋,然后会换地方偷偷生。生完蛋,鸡自然满院咯咯哒地叫嚣,唯恐天下不知。

    邻居一位婶子对养鸡很有经验。有一回,她要卖一只老母鸡,收鸡的人满院子撵,惊得鸡飞狗跳,好不容易才捉到。谈好了价钱后,婶子往鸡屁股一摸,说鸡还有一颗蛋马上要生,不卖了。小贩争辩,婶子答,我卖的是鸡,不是蛋。你愿意等,就等下了蛋再给你鸡。收鸡贩子一时傻了眼。

    乡下散养的鸡称“笨鸡”,体型偏瘦,身形伶俐矫健,想逮它不容易。农场的鸡称“洋鸡”,亲戚家曾经养过几槽。那鸡,已经完全钝化,平生只会机械地吃喝。倘若多给饲料,一准撑死。更可悲的是,路边的卡车一打喇叭,鸡咯噔咯噔就倒地而亡,据说是对噪音产生的应激反应。

    想起我喂过的一只鸡。那只鸡,是城市化迁徙中的滞留鸡,孤单地圈养在老院,槽里留足水,隔三差五给它投些苞谷什么的。离群索居的母鸡,最后丢了它应有的优美形象,鲜有廉耻地发出怪诞的嘶鸣,像公鸡打鸣,却又不是。最终变得憨傻痴呆,无疾而终。由是,我想到了狼孩卡玛拉,他们的命运如出一辙,沦为环境的牺牲品。

    如今,山环水绕、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已经少有,大抵只能在记忆的影像中翻捡而已。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嘉宾热议数字货币发展
  • 2017年全国暨海南(三亚)“爱鸟周”活动启动
  • 嘉宾畅谈如何发展文创产业
  • 用书画摄影展现三亚芒果之美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