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3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31℃ 最低:24℃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莺歌海“红五连”:一段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

文/图 本报记者 苏隐墨 通讯员 陈明发

2017-03-19 03:31:02

莺歌海革命烈士纪念碑

莺歌海革命烈士纪念碑

部分英雄烈士遗像(摘自莺歌海志)

部分英雄烈士遗像(摘自莺歌海志)

    「莺歌海是海南著名的革命老区。1932年10月,中共崖陵县委决定,在莺歌海地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师崖西第五连,简称“红五连”。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莺歌海“红五连”与敌人做殊死斗争,具有顽强的革命意志。“红五连”的成立,标志着莺歌海的武装革命斗争进入了历史性的光辉历程,也是无数血性的莺歌海儿女,为中国革命斗争谱写的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这是一段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

    莺歌海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地方。传说古代这片海湾环境幽静,有一个从陆地兀入大海的海角,时有莺歌鸟聚群栖落、腾飞,故此得名“莺歌海”,这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更是一个流淌着血与火的历史名字。

    在中国革命进入低潮时期,琼崖地区白色恐怖,为了保存革命实力,与国民党武装力量战斗在崖陵地区的琼崖工农红军,转移到琼西南一带。1932年10月,中共崖陵县委决定,在群众基础较为坚固的莺歌海地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师崖西第五连,简称红五连。这是1930年春,莺歌海成立琼西南地区第一个中共党支部以来,继1931年成立莺歌海游击队后,建立的又一支革命武装力量。莺歌海这片土地真正成为红色革命的热土,无数莺歌海先烈从这里走上革命的道路,献出鲜血和生命。标志着莺歌海的武装革命斗争进入了历史性的光辉历程,也是无数血性的莺歌海儿女,为中国革命斗争谱写的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

    成立“红五连”为解放而战

    1933年初,陵崖苏区和琼崖工农红军第三营在反围剿斗争受挫后,决定转移到崖西地区坚持革命斗争。中共陵崖县委巡视员林诗耀由交通员黄初乙带路,从仲田岭根据地到崖西区委同区委书记林克泽取得联系,了解崖西区的斗争情况,接着林克泽和林诗耀一起从莺歌海返回仲田苏区联系县委。一个星期后才找到林鸿蛟(林豪)同志,接着到新村港渔村同张开泰会合,研究转移问题。决定把党政工作人员和红军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张开泰、林诗辉和王国栋同志留下,领导恢复英州、仲田、六峒、七峒及陵水、藤桥、保亭地区工作;一部分由林克泽和林豪把收集起来的四十三名红军战士带回崖县五区莺歌海,同陈文光、陈世德领导的游击队汇合。在白色恐怖中向西转移时,为了避免目标太大,又分两批人马行动,第一批由林克泽、林豪、林诗润等带领20多人先到莺歌海。不久,第二批由张开泰、林诗耀、吴鸿运、邢春等带领仲田苏区的20多名红军战士、地方党政同志,历尽艰难险阻,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线,跋涉100多公里才到莺歌海。从此,莺歌海成为崖县革命力量与敌人周旋的游击活动区。

    为了对付敌人的进剿和有利于坚持长期斗争,中共崖县县委决定组编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崖西第五连,简称红五连。任命陈文光为连长,陈世德为副连长,林鸿蛟(林豪)为指导员。红五连主要由三部分人组成:一是从仲田岭苏区撤来的40多名红军;二是原来陈文光、陈世德带领的40多名游击队员;三是争取地方进步力量望楼港陈世村(儋州村)陈三哥的10多人枪。红五连总共100多人,分三个排,一排长陈子富、二排长陈天贵、三排长陈三哥(望楼儋州村人)。根据地设在尖峰岭下山峦重迭浓云密布的金鸡峰(现凤田岭)。

    红五连发出成立宣言,内容大意是:1、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崖西红五连正式成立;2、宣告红军是穷人的子弟兵,为解放穷人而奋战;3、号召工人、农民、知识青年起来积极参加红军;4、反对军阀陈汉光和王鸣亚互相勾结进攻苏区;5反对一切帝国主义、反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压迫;6、反对一切资本家剥削工人,地主剥削农民。这一宣言油印发到各个党支部,由党支部散发各地,扩大宣传影响。

    首战望楼港获大胜

    崖西红五连成立不久,望楼港党支部送来情报说崖县反动县长王鸣亚的一艘走私船停泊在望楼港海边,崖西区委部署由

    林克泽、陈文光、陈世德带领红五连第一排陈子富等十多名战士前往望楼港,同驻在望楼港儋州村的第三排陈三哥等十多名战士及群众配合行动,袭击王鸣亚走私船。

    红五连指战员一早从凤田岭根据地出发,到达丹村港再往望楼港方向,于黄昏时分到达望楼港。红军战士们在海边的渔民家里隐蔽,透过窗口眺望泊在港口的那条大风帆船,焦急地盼望着太阳早点沉下海面,早点退潮。太阳一落,海潮终于退下去了。这时,红军战士既紧张又兴奋,紧握着手中的刀枪,个个像猛虎扑食一样等冲锋。林克泽大喊一声“打”!陈文光、陈世德带领战士攀上敌船,刹时一阵枪声夹杂着“缴枪不杀”的呼喊声震撼着整个海湾,敌军被这当头一棒打昏了脑,猝不及防,乱作一团,除了一个反抗被毙之外,其余的慌忙举手投降。这次袭击获得大胜,我军共缴获敌人铜炮6门,左轮枪2支,七九式步枪14支,还有四五十箱鸦片烟,光洋200多个及一批陶器。清点战胜品后,崖西区委书记林克泽向船上的敌兵宣布党的政策:“愿意参加红军的留下,不愿意参加的可以回家,并每人给5个光洋作路费。”这场战斗结束后,红军三排战士返回望楼港附近村庄,继续打击当地的反动势力。陈文光、陈世德带领红军第一排战士拉起船帆顺风返回丹村港,进驻凤田岭根据地。

    丹村港反击战震军威

    望楼港战斗结束后,返航途中,红五连指战员突然发现在海上抓到莺歌海民团团长吴多堂的堂兄趁夜偷跑。陈文光连长马上意识到这个家伙一定回去报信,要求提高警戒。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家伙连夜就向莺歌海民团会报昨天望楼港的袭击事件。民团团长立即向王鸣亚报告。王鸣亚大发雷霆,马上要求陈汉光匪军增援一个营的兵力,配合王鸣亚的一个连、一齐出动连夜赶到丹村港海沿掩蔽,企图抓林克泽、陈文光、陈世德等全体战士。天快亮时发现敌人已从几面包围了丹村港。我们利用刚缴获的敌船和枪支炮弹,将船、人分为二组,严阵以待,船渐渐近岸。敌人从远处打枪,我们利用船上的甲板、沙包做掩护。敌人冲上来,我们就集中火力射击,敌人被打死几个后就不敢再冲了。敌军长官看见了大喊“冲锋”“冲锋”,我们又打了一阵排枪,猛烈扫射,敌人退回去后,我们唱起国际歌,唱起革命歌曲:“看啊!黄土枯骨遍地,是谁家儿女兄弟。军阀和官吏,争权夺利。抓丁,穷人顶替;打仗,穷人卖命,自己打自己。兄弟们,为何不逃跑,何必白送死!”敌军士兵听后,停下不打枪了。那个敌长官气急败坏吼叫:“打!打!打!谁敢不打,我就枪毙……”枪声又零零星星地响起来。敌我双方对峙到下午三点多,这时守在凤田岭根据地的红五连二排排长陈天贵接到丹村农民赤卫队的报告后,立即带领二排战士联合丹村农民赤卫队100多人持着步枪、火药枪、大刀等赶至丹村港海坡,向敌人背后猛烈攻击。红五连副连长陈世德见到援兵接应,马上带领战士趁机跳下船,向岸上的敌人发起反攻冲锋,英勇杀敌,把陈汉光部队一个营和王鸣亚的民团打得落花流水,夺路逃命。这次反击战虽然敌强我弱,敌众我寡,面对几十倍于我的敌人,而红军战士面临不惧,英勇善战,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最终把敌人打败,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并缴获了一批武器,大震红五连的军威。

    艰苦岁月靠革命信仰支撑

    红五连的英勇善战和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使敌人非常害怕。1933年底,国民党陈玉光、陈廷辉部队在王鸣亚民团的配合下,对红五连根据地和红色村庄进行大肆围剿,镇压革命力量。敌人严密封锁凤田岭根据地的出入通道,隔绝了红军与群众的联系,尤其是严格控制丹村后方物资的支持。丹村港是莺

    歌海支持红五连物资唯一的海运之路,并由丹村农会转送到尖峰岭脚下南区的凤田岭(金鸡峰)根据地。红军战士凭着凤田岭(金鸡峰)山高林密与敌周旋了几个月。当时红军战士生活与野人生活一样,采野菜、挖山薯、摘野果、剥山芭蕉心等充饥。趁敌人没有搜山的时候,大家分散到小溪河里去摸鱼虾,到林中采木耳、磨菇、捕蛇或鸟蛋。除了吃,住穿成了万般为难的事。由于应付敌人的搜剿,常在密林里穿行,衣服早被树枝、藤勾撕成破布碎块,有的甚至赤身裸体。住的是草棚与山洞。冬春交接,深山里寒风刺骨,阴雨连绵。红军战士象野人一样躲在山洞里,或在大树下瑟瑟发抖。由于肌寒交迫,加上长期没有盐食,有的人浑身浮肿无力,有的人得疟疾。饥饿、疾病、寒冷的侵袭催逼,许多战士死了。环境相当十分恶劣,而反动派又非常的惨毒,但层层的封锁阻止不了莺歌海人民对革命斗争的支持。莺歌海开明绅士王同记(王文艺的爷爷)支持布料20匹;莺歌海一家药店陈玉义(陈明发的爷爷)捐献了一批疟母丸、十滴水和30斤硫磺等药品。在艰苦的日子里,林克泽、陈文光、陈世德、林豪带领大家始终保持革命的信仰。大家相互关爱,互相支撑着共度艰难岁月。

    “红五连”成为抗日力量

    1934年,中共崖县县委书记张开泰和林诗耀、王国良同志来到红五连驻地,认真视察后同林克泽、陈文光、陈世德、林豪共同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办。经过大家对当时形势的分析,认为尖峰岭山高林密,周围群众少,环境艰苦,总结了红军反围剿失败中的教训,在敌人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不能把部队拼光拼完。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决定化整为零,再次分散到各地待机重整旗鼓。于是九月间,原来从陵水来的十四名红军跟一排长陈子富回六洞,准备重新在仲田一带开展游击战;另外二十多人到感恩的新村租一个盐田当盐工。莺歌海、望楼港的同志由李祖生、李一匡同志带回莺歌海,在沿海一带开展游击战争。部队战士也分散以职业掩护,陈文光到昌江县港门村做渔工;陈世德带着老婆春姑到感恩板桥镇做小买卖;陈忠留在佛罗一家药铺当伙计。张开泰、林诗耀、林豪也去新村盐田。林克泽和张开泰的外甥不道同志住在新村坳渔民吴多湖家(吴清祥父母)。把一部枪支分埋在张光壁同志家里,一部分随身收藏。以林克泽同志与各地党组织进行联系,争取能够与琼崖特委取得联系。几个月过去了,同上级仍联系不上,个别人悲观失望,动摇了。在新村盐田做工的二排长陈天贵和一个班长带着两支盒子枪去琼海龙江镇自首了。陈文光知道后,也卖掉了两支盒子枪,跑去南洋。从此以后,环境越来越恶劣。1935年春,张开泰、林克泽、林豪、符山等商议后作出决定:由林诗运、王国良带领二十多名红军战士返回仲田根据地打游击。由张开泰、林鸿蛟、林诗耀回琼山找特委。由林克泽、陈世德带领一部分红军继续留在新村坳同各县组织联系。

    1935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号召各党派和全国人民团结抗日。1936年春,中共琼崖特委派林克泽到琼西南区各县传达贯彻“八一宣言”,发动各县组织武装力量抗日,崖县派吴秉明、陈世德、陈人芬到昌江新街听取林克泽传达,回来后根据《宣言》精神开展宣传活动。在莺歌海、望楼港、球港等到地组织“抗日读书会”“抗日同志会”和“抗日宣传队”宣传抗日。1936年秋,琼崖特委指定刘秋菊、林茂松、陈世德、吴秉明负责崖县党组织的工作。为了加强抗日武装力量,由吴秉明、何绍瑶配合陈世德,做好恢复红五连的工作。从此,红五连改编为莺歌海抗日游击队。

    阳光孕育了“红五连”古铜色的肌肤,大海给了“红五连”宽阔的胸襟和豪气。他们从大海的浪涛中走来,磨练出一种粗犷刚强的雄风侠骨。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红五连”的人文精神闪亮生辉。

    莺歌海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地方。传说古代这片海湾环境幽静,有一个从陆地兀入大海的海角,时有莺歌鸟聚群栖落、腾飞,故此得名“莺歌海”,这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更是一个流淌着血与火的历史名字。

    在中国革命进入低潮时期,琼崖地区白色恐怖,为了保存革命实力,与国民党武装力量战斗在崖陵地区的琼崖工农红军,转移到琼西南一带。1932年10月,中共崖陵县委决定,在群众基础较为坚固的莺歌海地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师崖西第五连,简称红五连。这是1930年春,莺歌海成立琼西南地区第一个中共党支部以来,继1931年成立莺歌海游击队后,建立的又一支革命武装力量。莺歌海这片土地真正成为红色革命的热土,无数莺歌海先烈从这里走上革命的道路,献出鲜血和生命。标志着莺歌海的武装革命斗争进入了历史性的光辉历程,也是无数血性的莺歌海儿女,为中国革命斗争谱写的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

    (部分史料摘自《莺歌海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市领导昨日看望慰问受伤“巩卫”人员
  • 三亚城区“梳妆打扮”迎盛会
  • 百位冼姓居民三亚千古情“闹军坡”
  • 清水穿城过 潺潺荡碧波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