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3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31℃ 最低:24℃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城市读本
城市读本

那一场“不被祝福”的爱情

方琴 /讲述 徐俊霞/整理

2017-03-19 03:30:52

    A

    有野心

    他坚持先立业后成家

    我和夏磊相恋到第七个年头的时候,他家里催他结婚,他父亲说像他这么大的男孩,在老家已经娶妻生子,当爸爸了。他家人逼婚,我乐见其成。夏磊却不这么想,一来我们的经济条件不成熟,二来我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

    夏磊皱着眉头说:“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他坚持等到他功成名就,得到我父母的认可再结婚。他越这样较真,我越爱他。

    大学毕业后,我和夏磊就住在一起了,除了没有那张纸,我们早已经是事实夫妻。我一直想早点结婚,但夏磊总是说:“守着每月到手的这点死工资,我们只能过小日子,如果想尽快成家立业,我们就得做生意。”可是我们参加工作才三年,没有经验,没有本钱,能做什么生意呢!夏磊大包大揽:“一切有我呢,你不用操心。”

    就在他四处寻找机会,准备大干一场时,我在公司里获得了第一次晋升,公司提拔我做分公司总经理助理。不过前提条件是要去外地工作,我和夏磊说起公司派我驻外半年,他的脸色立刻变了:“方琴,异地恋不靠谱,我们能相爱这么多年,靠的就是朝夕相处,每天都能看见对方。”我拉着他的手,安慰他:“我知道,我也舍不得你,总公司人才济济,我很难有出头之日,我们只需要分开半年,我的职务就会提升,工资也会翻番,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夏磊急了:“我是个男人,辛苦是应该的,我不想你那么辛苦,去外面打拼。”“我不在乎,爱情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也是我们两个人的,为了我们的未来,我做什么都不辛苦。”

    两个人讨论一宿的结果是:夏磊勉强妥协,同意了我的外派。

    我拎着行李去了杭州分公司,夏磊则和朋友合伙代理了一个电子产品。分公司的市场开拓起来并不容易,我几乎天天陪老总见客户。

    在我和老总的努力下,分公司的业务有了好转,我算是站住了脚跟。但夏磊却出事了,他那个朋友不靠谱,代理的产品质量有问题,被消费者投诉曝光,导致产品下架,订单退回。夏磊一败涂地,我请假赶回他身边。夏磊垂头丧气:“你骂我吧,我把我们的积蓄都赔光了。”我按捺住心疼抱住他笑:“傻瓜,做生意有赔有赚,这次赔了,以后有机会从头再来。”夏磊不可置信地望着我:“你真的不怪我,那本来是我们打算买房付首付的钱。”“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有了我们再赚。”我打开了夏磊的心结,他不再沮丧,我放心地回到杭州。

    消停了没有多长时间,有朋友找夏磊合作做实业,接手郊区一家濒临倒闭的服装厂。这家厂是做外贸出口的,机器和员工都是现成的,据说是老板家里有事急于转让。夏磊跃跃欲试,我忍不住泼他冷水:“你又不是学服装专业的,做自己不熟悉的行业会吃亏的。”“不是科班出身又有什么关系,市场是相通的,再说我只负责策划宣传,销路的事由朋友负责。”夏磊反驳。我劝他:“做生意还是稳妥些好?”夏磊不耐烦了:“我以前做什么你都支持我,现在我做什么,你都反对。”

    尽管我自始至终持不同意见,夏磊的服装厂还是开业了。公司事务繁忙,我不可能一天24小时陪在他身边给他出谋划策。三个月后已经是春节,服装厂的第一批成衣找不到买家。衣服没有销路,工人开不出工资,夏磊焦头烂额。我拿出公司新发的年终奖给他解燃眉之急,原本,我想趁着休年假和夏磊去马尔代夫旅行,我的马尔代夫之旅就这样泡汤了。

    那晚我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夏磊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借酒消愁,茶几上摆了好几个空酒瓶,我夺过他手中的酒杯,冲他吼:“你这算什么?以后好好工作,别再东想西想。”他哭地像个孩子一样,一个劲地向我道歉,后悔自己不该不听我的话。

    此时此刻,我还能说什么呢?性格决定命运,他有能力更有野心,于是一次次地倒在了眼高手低。

    B

    见家长

    遭遇了冰火两重天

    就这样,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我在公司里做得风生水起,夏磊还是一家小公司的主管。

    一次,我买了一套名牌西装送给他,他却没有我想象中高兴,黑着一张脸问我:“我的穿着配不上你了吗?你要这么破费?”我反问他:“我加薪升职,你不高兴吗?”“你加薪升职,就可以大手大脚,我们这日子还过不过,房子还买不买?”“买房也不差这点钱呀?”芝麻大点的事,我俩吵得不欢而散。

    夏磊越来越计较了,西装事件过去没多久,我们在外面下馆子,饭后,我要埋单,他非常不高兴:“一顿饭,我还请得起。”“好,好,你埋单。”我把钱包放回包里,我不愿意为这些小事伤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每到周末,我和夏磊总是去公园散步。那天,我心血来潮,想去看一场电影。夏磊问:“没听说最近有什么好片子呀?”“我就想和你看一场电影,什么片子不重要。”我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算了吧,等以后有新片上映再去看,咱们得攒钱买房。”夏磊不解风情地拒绝了我。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斤斤计较,我们以前也有分歧,他都迁就我,我也不是那么虚荣爱面子的女孩。可现在我们有条件了,他却成了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以前,我升职加薪,他都会真心为我高兴,而现在我一谈到这些,他就皱眉,那一脸的厌恶让我不由自主地闭嘴。

    有一段时间,和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一位客户追求我,我不搭理,这人到我公司围追堵截还不算,还送花到我家里。夏磊冷冷地说:“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这男人很有钱吧!”我逗他:“你吃醋了?有钱没钱和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正好,夏磊的父母来北京看望我们。为了打消夏磊的顾虑,我出主意:“趁着你父母在北京,咱们订婚吧,把两家的老人和两个单位的同事都请到一起坐坐。”夏磊说:“好啊,咱们先订婚再结婚。”

    夏磊的老家有彩礼一说,得知我不要他们家一分钱彩礼,就和夏磊结婚,他的父母惊地张大了嘴巴:“这么漂亮这么好的姑娘,不要彩礼就嫁给我们家磊磊?”最后,他母亲还是偷偷塞给我一只玉镯,说是家里祖传的,只传给家里的儿媳妇。我戴在手腕上,心里美滋滋地。

    婆婆拉着我的手说:“姑娘,订了婚,你就是我们夏家的人,不能反悔了。”我笑:“阿姨,你放心,我不会反悔,就怕夏磊反悔。”“他要是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订婚仪式上,我爸妈没来,我给他们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妈借故身体不适,不愿意出席。说实话,他们不来,我反而踏实,我真怕我妈和夏磊的父母不对付,那样我和夏磊夹在中间更为难。当着夏磊的父母和两家单位老总、同事的面,我宣布了自己名花有主的身份,同时也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个警醒。

    那年春节前夕,公司为我配了一辆专车。春节,我和夏磊自驾车回老家过年。我们先去了他家,夏磊的老家山清水秀,未来公婆和哥嫂都很淳朴,对我好得没法形容。我们在夏磊老家开开心心地待了三天,初三便开车赶往我的老家。

    我爸这人还好说话,我妈那人喜欢拿姿作态,大过节的,非要在饭店吃饭,这不明摆着不把夏磊当自家人。一顿饭下来,夏磊坐立不安。饭后,爸妈打的回家。夏磊知趣地找家酒店住下。我气愤地找我妈理论,我妈一句话就把我堵了回来:“你不是在电话里提醒我要好好招待他妈?我这规格还不够高吗?”

    傻瓜都看得出老妈不待见夏磊,假期没结束,我和夏磊就灰溜溜地回了北京。

    c

    领证后

    也有过一段好光阴

    不过,这次我从家里偷出户口本,和夏磊偷偷地领了结婚证,准备等时机成熟再告诉父母,办一场像样的婚礼。

    领证后,夏磊的心明显地踏实了,我们的相处也前所未有的和谐起来。我工作忙,应酬多,晚上经常加班加点,回到家里,夏磊通常已经在厨房里忙活开了。每天的晚餐成了一天之中我最期待的时间,夏磊烧菜的手艺渐长,荤素搭配,有汤有菜,我笑他:“你最近怎么研究起厨艺来了?”夏磊的腰间系着碎花围裙,样子要多性感有多性感:“你工作辛苦,我给你补补身体。”

    一天晚上,我突发奇想:“要不,我们要个孩子吧,有了孩子领回家,我爸妈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夏磊吓得一骨碌坐起来:“孩子?不行,不行,我家庭负担重,我父母身体不好,家里说不定有什么事,凭咱俩现在这条件,哪儿养得起孩子呀?”我乐了:“瞧你吓得,我不过说说而已,我还没做好当妈的准备呢!”夏磊如释重负。

    其实这几年,我爸妈还是隔三差五逼着我去相亲,最近一次更离谱,他们明知我和夏磊订婚了,还给我安排了一次相亲。国庆节,爸妈从老家赶来看我,还特地嘱咐我带上夏磊一起吃饭。我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他们同意我和夏磊的婚事了。饭局上,爸妈带来一位“优质男”,说是我妈老朋友的儿子,和我同城工作,要介绍我们“认识认识”。

    爸妈的举动让我左右为难,作为女儿,我爱他们,但我也爱夏磊。饭桌上,爸妈对那个优质男又是敬酒又是倒茶,还拿对方的公司和收入与夏磊对比,含沙射影地映射夏磊窝囊没本事,夏磊受不住刺激,说公司有事,先走一步。他中途退席,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我冲父母一顿咆哮:“爸,妈,你们这么对夏磊,不是对我的爱护,是害我,我和夏磊已经领了结婚证,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我追了出去,夏磊早已经不见了身影,我想他一定是去找好哥们吐槽了。明天我还要飞厦门出差,我给夏磊发微信,求他不要生气等我回来。

    厦门分公司出了点状况,我在那边整整处理了一个多月,才得以抽身回家。走进家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客厅的摆设似乎变了。凭着女人的直觉,我察觉到家里有了另一个女人的气息。我跑到卧室,果不其然,床上的床单被罩不是我喜欢的花色。

    夏磊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我索性到外面迎他。小区门口,我焦急地等待着,夏磊亲热地搂着一个女孩,低声浅笑迎面走来,看到我,夏磊的手立刻松开了,那女孩却纹丝未动。我冲上去:“她是谁?你怎么搂着她?”夏磊语不成句:“方琴,我,她……”“我是他孩子的妈,我们去医院做产检了。”那女孩一脸地灿烂。“夏磊,你……”连日来的劳累加上刺激,我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脚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原来那晚,夏磊没有去找他的的好哥们,他一个人在酒吧喝到烂醉,不想回家,去了办公室,却赶上他的同事——也就是他孩子的妈在加班,女同事对他爱慕已久,以前碍于他有女朋友有所顾忌,这一次,两个人却有了实质性地接触。

    夏磊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他哭丧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喝醉了,她照顾我,我把她当成了你。”前两天,在公司的体检中,女同事查出怀孕了。夏磊知道后,主动找到女孩负责,承诺和我离婚。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狗血的剧情吗?我们在一起十年没有孩子,他和那女孩在一起一次就有了孩子。我欲哭无泪,如果单单是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女孩,我还自信夏磊是一时糊涂,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我还会拼死保卫我们的婚姻,偏偏有个孩子隔在中间,我总不能让夏磊对那个女人那个孩子愧疚一辈子。那个女孩说得对,她爱夏磊,如果没有我,夏磊迟早会有一天爱上她。

    十年,一段感情在我的生命里存在了十年,如今却抽身而去,我的等待成了一场虚无。缘起结婚,缘灭离散,结婚这道坎,我们终究没有跨过去。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市领导昨日看望慰问受伤“巩卫”人员
  • 三亚城区“梳妆打扮”迎盛会
  • 百位冼姓居民三亚千古情“闹军坡”
  • 清水穿城过 潺潺荡碧波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