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5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25℃ 最低:23℃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书香满城春自来

□ 李 晓

2017-03-13 04:46:10

    这个春天,最让我动情的是,中央电视台在周末晚上黄金时段开播了一个有关阅读的情感节目《朗读者》,这是无数阅读者一份精神的会餐。

    在其中一期《朗读者》里,作家麦家写给在国外留学儿子的信里,他这样深情地写道:儿子,打开一本书,就是通往回家的路,让读书去熔炼你人生的翅膀……

    阅读,是一个人精神河流的轮渡。那么,一座城呢?打开一座城,其实也是打开一册书,一个人,就是这本大合集中的一个页码。

    我常想,一座城市要是没有书香浸润,就和没有绿树、草坪一样荒芜。一座没有书香墨韵流动的城市,就是失去了温润土壤的文化沙漠。

    我的朋友孙胡子,在城里一条巷子卖卤肉,平时在城里闲逛,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城市里的书店、报刊亭。这座城里许多书店的老板,都认得卖卤肉的孙胡子,他捧着一本书,靠在墙上读,或是在一棵树下看书,倦了,抱书而眠。孙胡子说,他每晚入睡前,要靠在床头灯前看上一阵书,不然就难以入眠。孙胡子床头的灯,是一盏老台灯,在夜里泛出暖色的光,已伴随了他十多年。孙胡子记得清楚,这盏老台灯,已换了十九颗灯泡。去年的一个秋夜,他在床头看完李渔的《闲情偶寄》最后一页,灯泡如一个困顿之人打了一个呵欠闭眼沉沉睡去,钨丝上的微光一下熄灭了。

    像孙胡子这样的人,在城里凭一种手艺辛劳谋生,却忘不了在心的角落里,对书籍的一份惦念。一座城市的书店,也成为孙胡子这样的普通爱书之人精神上的粮仓。

    在古代城市里,青花瓷一样的蓝色天幕下,也是有书店的,不过那时的书店称作书肆、书林、书铺、书棚、书堂、书屋、书籍铺、书经籍铺、书坊。在《清明上河图》里,我似乎能够看见人马熙熙的开封城里,有酒楼书肆。古代那些用活字印刷和雕版印刷的线装书籍,散发的文墨之香,更是让一座城,有了精神上居住的客栈。这些古代的城市,也常常让我冥想,李白、孟浩然、苏东坡、曹雪芹这些人穿梭在那里的身影,他们拈须捧读的姿态,对文化的代代传承,在一个城市斜阳烟尘的倒影里,成为城市厚重历史的沉淀。

    传统的文人,把拥有一间书斋书房作为精神寄托的小小空间,这些书斋书房,让他们在一座城,有了灵魂遨游的天地。雪夜闭门读禁书,躲进小楼成一统,但谁又能阻挡文人们胸怀天下的眺望目光?鲁迅先生在他的“三味书屋”、“且介亭”里,写下了传世之作。我还能听见鲁迅先生在书斋里捂住胸口的咳嗽声,斗室之内,瘦弱的他,吐纳出一个民族深重的精魂。

    前年秋天,九十三岁高龄去世的大翻译家草婴先生,在书房里,他以一人之力翻译完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全部小说。草婴先生生前留下遗嘱,一旦去世了,只留书房,不留墓碑。而今,已经作古了的草婴先生,他留下的书房,还安卧在上海这座繁华都市的一隅,在岁月里袅袅散发着文化与精神的双重光芒,这是一份城市的遗产,也是一座城市的福气。

    选择一座城市,就是投奔一种生活。对一座城市的眷念,除了市井人生里的烟火气息,当然还有安放我们心灵的一方田园。而城市里的书店、书房、图书馆……摇曳着城市里的文火,先人们的身影,让漂泊者的心灵,可以平安落地,归隐到书中山水里。

    我的故乡城市重庆,有一个著名的地标叫“解放碑”,这里是都市的心脏地段,是城市的客厅,每天的人流潮水一样涌动。在“解放碑”不远,就是重庆书城,浩大的重庆书城,让一座城市的客厅之上,有书香洋溢,它也成了这座城市的一个文化地标,一艘精神航船。

    很庆幸的是,在我去过的北京、上海、福州、青岛……这些城市里,已经有了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深夜书店,这深夜里的书店,是给归来的夜航者们亮起的一盏盏最温暖最明亮的灯。在这样的深夜书店里,我仿佛嗅到了那些年求学时,半夜时经过校园面包房里飘出的烤面包的诱人香味,那其实是来自灵魂里的原香。

    所以我相信,一座城市的书香,让一座精神芳菲之城,很自然地抵达了春天。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嘉宾热议数字货币发展
  • 2017年全国暨海南(三亚)“爱鸟周”活动启动
  • 嘉宾畅谈如何发展文创产业
  • 用书画摄影展现三亚芒果之美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