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鹿回头
鹿回头

烟花很远,幸福很近

□ 洛 水

2017-02-13 04:27:03

    有些日子是辞旧迎新的,比如春节。有些日子是驻足仰望的,比如元宵。

    生活就这样,走走停停,那些烟花装饰的岁月,拖着影子的尾巴,繁华而孤单。站在新年的烟花下,我能清晰看见那些走失的时光,踩着烟花,明明灭灭走过来,走过去……

    乡村正月,继承了腊月的贫寒,哪怕一丝光亮和色彩,都让我迷醉。岁月清贫,心灵比胃肠还饥饿。元宵的烟花,让我的视线高过村庄,知道了繁华和绚烂,学会了仰望和幻想。

    父母经营的拮据生活里,我不敢奢求太多,哪怕一个烟花。那些绚丽的记忆,都是借来的——我坐在家门口,仰望着别人家的烟花,幻想着烟花般的生活。最后,繁华落尽,我踢打着影子,披一身月光,钻进母亲暖暖的被窝。

    元宵一过年已远,我也要离家了。多年后,我才知道,我那么在意的并非烟花,而是离别。元宵不只把年和岁月分开,也把我和家隔开。村里有学校,父母却舍近求远,把我送到镇上。在他们眼里,我是最耀眼的烟花,承载着他们所有的仰望和梦想。

    时光就像荡秋千,我向前,父母向后,愈行愈远。从小镇,到小城,最后到都市,我见识了最繁华的烟花和生活,但依然孤独。烟花很近,家很远。不知何时起,元宵节和我一起背井离乡。年复一年,我以城市为凳,仰望元宵,但我再找不到坐在家门口的那种幸福。

    烟花绚烂,我仰望的不再是繁华和幻想,只是村庄和父母。

    时光是个吝啬鬼,先把春节变短,又把岁月压弯。父母老得比岁月还快,腰弯成满月的形状,把我射得足够远。他们老了,我慢慢发现,摧毁他们的利箭,不是时间,而是我。那一年,我辞职回家,只为了把春节延长几天,陪父母过个月亮一样圆的元宵节。

    我买很多烟花,把和父母一样苍老的院落,渲染得流光溢彩。父母依偎着坐在门口,一会儿看烟花,一会儿看我。我想起那些一个人的元宵节,我坐在石阶或天桥上,也是这样看烟花,没有开心,没有不开心。烟花斑斓,转瞬即逝,这多像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没来得及品味,就已过去了。我开始明白,无论我走多远,我们都不曾在彼此心上陨落过。

    我没再回南方,在家乡的小城,成家立业。父母的腰弯得厉害,不再适合仰望,我不能走太远。那些清贫如洗的岁月,早已成为往事,我不能再让他们的爱家徒四壁。一有空,我就回家,帮母亲烧锅,帮父亲干农活。有时不能回,他们会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问,就像我小时放学回家,一间屋一间屋地找他们。

    天色暗下来,火树银花,烟花让村庄沉浸在春梦里。我陪父母,看烟花,说话。偶尔会蹿出一截往事,被抓个正着,惹得一家人笑逐颜开。烟花很远,幸福很近,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时光会老去年华,烟花会陨落成灰,但此刻,父母在,我在,幸福也在。

  • “可爱的中国”之哈萨克族:听不完的冬不拉,数不完的民族传奇
    冬不拉的制作需要三至十天,主要用松木、杏树、核桃树、桑葚树等木材来制作乐器的主体,其中冬不拉弧形形状是最难制作的。据巴克提努尔·阿尔叶哈孜介绍到,哈萨克人把冬不拉乐曲称之为“冬不拉奎依”,根据音乐节奏和演奏技法不同,分为弹击乐曲和拨奏乐曲两大类。2008年,哈萨克族冬不拉艺术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 “花好月圆夜” 音乐汇庆中秋
    9月13日晚,吉阳区大东海周末音乐汇活动继续上线,在大东海广场特地举办中秋专场,让广大市民游客享受到了一个温暖欢乐的“花好月圆夜”。中秋夜,“周末音乐汇”在大东海广场准时上演。小提琴、弦乐、二胡、萨克斯……《花好月圆》《但愿人长久》《明月千里寄相思》……团圆色彩浓厚,形式多样的表演轮番上演,给市民带来一场独具特色的视听盛宴。
  • 昨日,三亚各景区景点接待游客近6万人次
    在中秋旅游“团圆城市”排行榜、中秋国内游十大人气城市榜中,三亚均位居榜首。
  • 中秋之夜三亚环卫工人从海边沙滩上清走33吨垃圾
    今年中秋之夜,在大东海、三亚湾的海边沙滩上,数以万计的游客和市民在这里共赏一轮明月。
  • 燃!新疆军区跨昼夜火力连贯演练 检验部队实战化水平
    近日,新疆军区某陆航旅组织部队采取空地一体的方式,机动至天山北麓某地域,展开了多机型、多弹种、多靶型跨昼夜火力突击演练。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