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3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31℃ 最低:24℃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崖州人元宵 嫁鼠民俗

文/图 蔡明康

2017-02-12 03:29:13

崖州元宵嫁鼠时用的椰子壳海棠油灯吊

崖州元宵嫁鼠时用的椰子壳海棠油灯吊

崖州民间元宵夜在“米磨”前点灯嫁鼠

崖州民间元宵夜在“米磨”前点灯嫁鼠

    元宵嫁老鼠,是古崖州人民的淳朴民风,为当地群众所喜闻乐见,因此,历代盛行不衰。

    崖州嫁鼠民谣,一唱一和,曰:

    公敲锣,

    婆打鼓,

    元宵嫁老鼠。(合)

    公没米,

    婆没薯,

    农人好辛苦。(合)

    老鼠精,

    听吩咐,

    寻个好家给你住。(合)

    四所村,

    陈家府,

    老昌伯屋是大户。(合)

    有田庄,

    有老谷,

    还有鱼肉你滋补。(合)

    元宵夜,

    嫁出屋,

    老鼠精啊快开路。(合)

    这首嫁鼠民谣,庄谐兼而有之,使人听后捧腹。直到今天,仍然传唱不衰。

    崖州农村每年一入新正,就开始有“灯火烘春”的浓烈年味。新年还未来到之前,家家户户灯烛早见繁盛,嫁鼠用的灯油、灯盏也提前准备好。特别是元月十五,真是“天上元宵,人间灯夕。”元宵夜农人就在谷囤旁、磨笼边、灶头上,以及平日老鼠经常穿梭行踪的地方,就以碗屁股做灯盏,拧棉花为灯心(或灯心草),倒上盈盈的海棠油,让油灯通宵达旦地点燃着,此一举动,崖州人俗称:“元宵嫁老鼠”。

    崖州元宵夜,各家灯火,旮旯角落,一齐通明。灯影散尽远近,月影幽静高深。海棠油灯悄悄的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响声。因为老鼠胆小怕光怕响,它们一时感到危机四伏,朝不保夕。平日弄得江翻海扰、逞性妄为的老鼠群,此时便也不苟“言笑”,销声匿迹,平心静气,安分守己的“屈蹲”在地洞里,绝了那肆行奔窜和大劫无忌的行径。元宵之夜的情景似是老鼠已经远嫁出家去了,真的是去得无影无踪似的。

    崖州“嫁鼠”的因缘,是老鼠对庄稼的危害。我小时候曾听奶奶说,老鼠失却本性它们便成妖怪。村子里曾经发生过二斤老鼠背走三斤鸡的故事。这些都是奇特的灾异现象,因此,老百姓叫它们为“鼠贼”。奶奶还说壬子年(民国元年),村上老鼠结群衔尾过村前溪,村里人也叫此异象为“鼠妖”。另外,还有更重要的缘由是旧时官府盘剥民粮,衙门每年向农民征收田粮入官仓时,规定每100斤谷子要扣除一斤做为“鼠耗”。这是官方巧立名目加收民粮的手法之一。在旧社会里,农民为了减轻负担,确保颗粒还家,所以他们常常和官衙发生矛盾。因此农民便托元宵“嫁鼠”的民间风俗,用这一方式,从一个侧面谴责“老鼠”伤农来反映官方坑农,侧目吞肥,民不安生的苦难境况,道出了人民无奈的愤懑。

    现在崖州人仍然保留着元宵“嫁鼠”的旧风俗,但是在其作法上,今天已经不再使用其海棠油点燃而改烧蜡烛“嫁鼠”,在内容上与昔日相去甚远。如今元宵嫁鼠夜,只见大哥大姐,带着小弟小妹们,坐在院落里,改唱着少年儿童喜爱的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沁润心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又增添了浓浓的元宵年味。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市领导昨日看望慰问受伤“巩卫”人员
  • 三亚城区“梳妆打扮”迎盛会
  • 百位冼姓居民三亚千古情“闹军坡”
  • 清水穿城过 潺潺荡碧波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