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海南先民 从哪里迁徙而来?

文/萧烟

2017-01-01 07:59:18

黎族纹面(资料图片)

黎族纹面(资料图片)

黎家阿妹

黎家阿妹

    越民族为海南早期族群的主要来源

    与大陆一水之隔的海南岛,早期先民与当时遍布于岭南的百越民族渊源极深。要探究海南岛的先民,还得从古人类遗址说开来。

    落笔洞,位于海南岛南端的高山与平地过渡地带,为一个独特的喀斯特山体中的溶洞,进深才十余米,有海南岛迄今发现的最早期人类活动遗址,距今约一万年。人们在这里发现了8枚晚期智人牙齿化石,还有大量的石制品骨制品,以及脊椎食物及水生食物残留。有人将落笔洞人归为黎族先民,但这值得商榷,因为从一万年到五千年之间,海南岛已很难找到人类活动遗址,数千年间几乎是一片空白。

    到距今五千年甚至更早,海南岛的人类足迹渐渐频繁起来,那时代遗留至今的人类活动遗址处处可见,且一脉相承。这些遗址在南方山地居多,光宁远河流域,就有大茅遗址、高村遗址、沟口遗址、河头遗址、卡巴岭遗址、三间坡遗址等等。在这些遗址中,有大量的石锛石凿石斧出土,还有粗砂陶,说明海南岛的人类文化开启于新石器时代。

    这类遗址中的陶器样式,直到近几百年还出现在土著人的生活中;早期的刀耕火种耕作方式也延续到现在,山兰米就是这种耕作下的产物,山兰酒成为稀缺的佳酿,说明不同时期的人群具备的依承关系,同时也说明这个孤立海岛文明的单一和社会发展的缓慢。这些早期活动的人类,目前基本上确定为登岛最早的居民——黎族先民。

    那么,海南早期的黎苗回汉先民都是从哪里迁徙来的呢?

    黎、苗、回三大少数民族

    来源不同,和谐共居

    黎族——

    古雒越人后裔,海南最大的少数民族

    黎族先民,主要来源于岭南的百越民族,应该是以雒越人为主体,肯定也融入了当时活跃在岭南的西瓯、南越、南瓯等人群,语法受到他们的混和影响。如今,南越、西瓯、南瓯等古老的语言分别汇入到了汉语方言和壮侗语系族群中,以黎语的复杂性,肯定还有这些古老族群语言的残留;总之,黎语在壮侗语系独成一支,但基础词汇和语法也与壮泰语支接近,至少有两千年以上的隔阂,后来不排除陆续有其它族群汇入,但黎族的基础语言在先秦时期已经基本形成。

    黎族分哈、桤、润、美孚、赛五大方言支系,有些支系之间语言不通,可见他们来源的复杂,进岛时间也有先后,横跨数千年。其中居住白沙一带的润黎、居住在保亭一带的赛黎,环境相对闭塞,语言习俗也与其它支系有很大差异,被称为本地黎或深山黎,可见他们登岛的时间更早,与岭南一些消失了的古老族群可能有更深的渊源。

    最早,黎族人的生活范围遍及全岛,后来其它族群先后登岛,黎人渐渐退缩到海南岛中南部山区与台地,如今在昌江、白沙、琼中、保亭、五指山、乐东、东方、陵水、三亚等地广泛分布,其它如万宁、儋州、琼海、屯昌等邻近山区也有部分黎族乡村,他们维持着游耕状态,当然农田耕作也是他们的主要生产方式。

    如今,海南的黎族人口已将近130万人,是海南最大的少数民族。

    海南苗族——

    响应中原王朝的征召而来的民族

    海南苗语,又称勉语,该语言其实属于苗瑶语族中的瑶语支,而非苗语支,所以他们的族名归属值得商榷。

    海南苗族主要从广西征召而来,大约来自明代的嘉靖和万历年间,那年代对边境管控加强;而海南黎族在其它族群挤压下,发生频繁暴动,中央王朝本着以夷制夷方针,在黎族生活地区迁进了不少苗族。后来,更多苗瑶族人前来投奔亲戚,或谋生逃难,都汇入到了海南苗族中,当然也不乏其它人群的融入。

    这就注定了苗族与黎族伴生的现象,海南苗族也曾被称作苗黎。由于人口稀少,山地的沟谷已由黎族占据,他们只能选择更高海拔地带,居住分散,不像其它语言族群汇聚成片,他们散落在海南的中南各民族地区,呈孤岛状态。

    由于缺少耕地,苗族大多在深山里过着游猎生活,居住茅草屋,习惯刀耕火种;日常风俗与内地苗族有很大区别,而与黎族越来越接近,包括服饰也有近似之处,色调以湛蓝为主调。

    海南苗族注重祖先崇拜,自然崇拜也占有重要地位。上世纪初,在海南琼中部分地区的苗族又受到基督教影响,上帝代替了诸神,凡遇不顺心的事都向上帝祈祷。蜡染、苗药,都是海南苗族的特产,他们的语言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凌云县与思恩县的瑶族语言相差不大,如今海南苗族的人口大约为七八万。

    海南回族——

    海上丝绸之路的舶来人群

    回辉话,就是三亚回族的语言。

    三亚回族的来源与海南其他族群迥异,也与内地回族不同,而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很大关联;他们的早期先民生活在马来半岛以及柬埔寨南部,后来向东聚集到越南南部,约公元192年在此建立占婆国,东汉文献上称这个国家为林邑。

    唐宋以降,占族人开始信奉伊斯兰教,随着穆斯林的迁徙,陆续有人来到海南,在各港口驻留、经商,有些世代居住下来;大约在明代,越南黎朝政权以及后来的阮朝政权大举兼

    并占婆国,大量占族人跨海避难,汇入到海南;明清之际海南回族最多达到20余万。后来由于清朝数次教难,大量回族离开海南,也有一些被海南其它族群同化;残留的穆斯林,汇集到了三亚的羊栏镇,形成回新和回辉村,成为三亚回族。

    羊栏镇,曾改为凤凰镇,现在统归为天涯区,其中的回辉社区、回新社区就是三亚回族的传统家园。回辉话以古占语为基础,属南岛语系的马来语族,同时混入了一些中东音,到海南后又夹杂不少黎语、汉语,成为海南极独特的语言。

    三亚回族的生活习俗与伊斯兰教息息相关,这里清真寺的密度为中国之最;因为沿海,他们世代打鱼为生,因而又保留很多沿海渔民的生活特征,如今三亚回族人群已达10000余人。

    汉族各民系来源于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生活多姿  文化多彩

    临高语人群——

    与黎族近亲的古雒越后裔

    其实,临高语人群也可以归为古雒越人后裔,他们与黎族近亲,因而也曾被称为熟黎。在公元前111年朝廷剿灭南越国,在海南划定二郡,典籍中记载的海南主要族群为骆越人和俚人,这骆越人应该就是临高人的先人,而俚人就是黎族的先人了。

    临高人的先祖可能生活在古雒越人的东缘,他们登岛时间相对晚,延续时间相对长,语言更接近壮侗语系中的壮泰语族。临高在海岛北部留下的痕迹也更为丰富,最早广泛分布在海岛北部的海口、文昌、定安、澄迈、屯昌、临高等地,黎族先民也就在这时开始慢慢南迁。这琼北平地形同一个栖息驿站,从大陆南端来到海南的一个又一个族群,先期都会在这里栖足,然后往别处迁徙,直到数量庞大的闽南人群来到海南,以人数优势才得以在这肥沃地带扎根。临高语族群在后来登岛族群的扩张和挤压下,渐渐退缩到今天的临高县大部,儋州市东北,以及澄迈县以北地带,使用这一语言的人群如今有60余万人。

    临高话与今天的壮族、傣族,还有泰国的泰族、缅甸的掸族,老挝的老族,都有着较近的血缘关系。但是长期与岭南汉族尤其闽南语族群交集密切,因而其语言混和了不少汉语,并且接受了汉俗,如今他们已整体归入到汉民族中。

    儋州话人群——

    迁入海南的早期岭南汉人后裔

    儋州话,明显带有中原汉语与南越语的混和特征,可见他们最早的来源应该是西汉的古南越国,是南越人与汉人融合后,又遭到汉王朝的剿抚,一部分来到了海南,因而少部分保留了古粤语;平定岭南的伏波将军路博德、马援等,经常被他们提及。

    直到隋朝成立崖州,州治设在广东高州一带,粤南与海南联系密切,大量粤语人群通过雷州半岛迁徙到海南,他们习惯近海生活,而当时沿海地带多被临高人占据,他们便沿着西海岸一路往南,选择儋州之地扎根,汇成儋州话人群,其语言可大致归入到汉语的粤方言中。

    如今,这一人群分布在儋州市大部,以及昌江县西北的海尾、南罗,白沙县临近儋州的部分村落,这一人群如今已发展到100万上下,在海南方言中仅次于海南话和黎语,是海南第三大方言。

    哥隆话——

    黎民族与其他族群的混和语言

    哥隆话,是以黎话为基础语言,混和汉族数种方言的一种新型语言。

    哥隆话人群分布在海南岛西部的墟镇或屯军之地,他们先是被周围的军话人群、闽南话人群,以及苗人分割,并与其它各族群混居通婚,形成了一种混合语言;他们的语言被称为哥隆话,海南其它地方类似的话也被称为村话。

    哥隆话与黎语的同源词达到40%,但受到古代西南官话、儋州话和闽南话的极大影响,也保留了汉语大量的古音和古义;他们的居住地与黎区隔离,被军话和海南话人群包围,呈现出小地方的移民文化色彩,比黎人更注重教育。

    如今,哥隆话人群主要集中在昌化江下游的东方市和昌江县境内,人口约6万多。

    军话——

    在海南诸地方语言中最接近官话的语群

    唐宋以来,海南都有驻军,从大陆抽调不少壮丁戍守海岛。

    到了明代,更加强了边备,大量民丁从西南汉族地区征调至海南,卫所制度就在这时候建立;尤其明末黎乱频繁,每次都要从外地调派军队平叛,最多一次有十万人,他们通行军话,不少留下来化身民籍,与土人结合;数百年发展,形成了今天的军话方言区。

    海南军话主要是西南官话和当地语言的融合,是与普通话最接近的海南方言,大致分布在昌江、东方、乐东、三亚等沿海地带,儋州和临高也有分布;他们多居住在当时民族地区的中心城镇或临海地区;现在海南西南部很多带“所”的地名,都曾是屯军之地,多为军话族群的生活区。

    海南各地军话都受地方方言影响,但基本相通,很多地区的军话与北方汉人交流时不存在语言障碍;如今,军话人群已接近12万。

    疍家话族群——

    以船为家、远海漂流的渔民

    疍家话,又称水上话。多为打鱼为生,以船为家的渔民,他们很多人以前在岸上没有房子,被称为疍民。

    传说疍人来源于河南澶水一带的古亶人,后来迁徙到内陆江河以及南方沿海,广泛分布于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香港以及东南亚的沿海地区和主要内河,因此疍家话不是单纯的某一种方言,在不同省份指代不同的方言,后来也多将在陆上房地、长期以船为家的人的人,统统归为疍民。

    南海一带的疍家人,又相传为西汉灭南越国,大量越民被逼到海上,成为疍民;但以现在海南疍家话与粤语的渊源,应该不会那么早,大约为元明时期,广东阳江等地的渔民向四处漂流,其中一支在海南各河口聚集,形成今天的海南疍民。如今,海南疍民分布在三亚河口、红沙以及琼海的潭门、陵水的水口村、昌江新港等地。他们基本都已上岸居住,生活相对富庶;因为常年在海上漂流,与广东交流密切,疍家话基本保持了粤方言的原貌。

    海南现有疍民约4万人,身为渔民的疍人形成了独特的民俗,对海鲜的烹饪自有一套,咸水歌是他们出海打鱼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歌调,在广东民歌的基础上形成。因为他们历来有远海打鱼的习惯,南中国诸岛清末以来就出现在他们的海上指南——更路簿中,因而中国广阔海域的开拓就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迈话——

    闽南人漂落到三亚的“白话”支系

    迈话,很多人认为是儋州话的分支。儋州话人群大部分在儋州安居下来,但还有一部分人沿着西海岸继续南下,在今天的东方市、乐东县等地均有散落,还有部分迁徙到了中部的琼中,他们的语言称为迈话。但是,狭义的迈话单指生活在三亚这一人群使用的方言,他们被称为正宗,位于崖城的拱北、城东、水南,部分迁徙到羊栏一带,分布在羊栏村、妙林村等地。

    三亚迈话与疍家话同属粤方言,但族群来源有很大区别。迈话族群都说先人来源于福建莆田一带,跟疍家最早作为渔民登岛;那么,他们先人说的应该是闽南话,如今迈话属粤方言,接近于广东恩平语音,很可能这一族群先是迁徙到这一带,然后南迁到三亚,在崖城一带登陆并成为陆上居民,后来又迁到当时的三亚街。三亚街遭日军占用修建机场后,他们便迁向了附近的羊栏和妙林。相对于疍家话,迈话被认为是比较土的“白话”,说明他们比疍家族群更早定居于三亚。如今,三亚迈话族群的总人口已达到三万左右。

    客家话群落——

    各时各地客籍民系在海南散落分布

    客家人,多是中原聚群南迁到江西南部、广东北部、福建西南一带山区的中原汉人,后来又陆续扩散到珠江三角洲和广西东南部,以及湖南、重庆、四川等地。唐末及两宋期间,陆续有客家人渡琼,尤其南宋末年在元军驱赶下,大量闽南人与客家人南迁,有的渡过海峡进入海南,到明清时期客家人入琼又形成一个高峰。上世纪后半叶的农场建设,又有大量广东籍工人来到海南,散布各地农场。

    传统的海南客家人,广泛分布于儋州市的南丰镇、兰洋镇等地;澄迈、屯昌等近松涛水库一带,其它如临高、万宁、陵水、屯昌、海口、三亚等均有分布。他们坚守聚族而居、抱团奋斗的传统,如今海南客家人已发展到四十余万。

    海南话——

    闽南人大量涌入,汇成了海南岛基础方言

    最后,就要讲到海南岛的基础方言——海南话。

    海南话属汉语方言中的闽方言分支,讲海南话的人口超过500万,是海南本地方言人口最多的族群,且还有300万左右的华侨以海南话为母语;海南话与雷州话、潮汕话,均为近亲的闽南方言。

    闽南人自古就有人迁往海南,很多大姓的族谱可追溯到唐朝;但闽南人大规模进入海南则要追溯到南宋末年,南宋末帝被元军一路追杀逃入闽南,然后沿海岸线继续南下,几十万福建莆田人随之迁徙,在崖山海战后,这些遗民又陆续往南逃避元军残害,集中到雷州半岛一带, 其中大批人陆续进入海南,汇成了海南岛上最大一个族群。

    由于海南岛特殊的地理位置,海南话受外界语言干扰较少,大量的古汉语词汇和语调得以保存,可谓古汉语的活化石;与闽南话对比,海南话明显融进了粤方言、客家方言和官话,也掺进了极少部分黎话。

    清代中叶以来,大量海南人到国外谋生,海南与外界的沟通交流变得频繁,风气为之一开,为中国的文化、思想、政治、经济等领域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那斗话、附马话等小种方言

    这两种语言都出现在东方市,都以村庄命名。讲那斗话的有两个村庄,位于八所镇以南,有四五千人操此种语言,以黎语为母语,周边被其它语言包围,因而融合了海南话和军话,形成一种独特的语言。

    附马话则位于昌化江畔的四更镇,也有两个村庄,持这种语言的只有一千余人口,他们的祖上应该是数百年前从江西征召而来,与赣方言已有很大差别,受军话、海南话等影响较深。

    综 述

    人类的迁徙路线,已经依据语言的归属而有了清晰的脉络。作为弹丸之地的海南岛,语言十分丰富,为研究族群的迁徙和语言的发展演变提供了一个极佳的范本,有待更多的专家学者前来深入探究。

  • 童道驰在市政协七届四次会议闭幕会:不忘合作初心
    要主动适应新时代、新形势、新任务,全面学习贯彻《关于加强新时代人民政协党的建设工作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民主监督工作的意见》和省委、市委出台的相关文件,切实把政协自身建设提高到新水平。本报记者翁叶俊摄本报讯(记者黄世烽张慧膑)“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在市委的坚强领导下,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的各项决策部署,广泛凝聚智慧,同心同向,群策群力,不断开创三亚政协工作新局面,为三亚在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中打造标杆,争当海南全面改革开放排头兵作出更大贡献。童道驰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政策落实年,也是高标准高质量建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关键一年,做好今年的工作至关重要,市委七届九次全会暨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和市两会对作好今年工作做了全面部署。
  • 市人大代表围绕如何提升三亚城市形象等进行探讨
    ■精准营销:针对不同客源国制定不同营销方案2019年三亚市整体对外形象促销的重点在:全域旅游、全时旅游,城市+美丽乡村。希望三亚针对固投项目审批流程进行大力改革优化、极简审批,同时也可以参照已颁布的《三亚市优化审批服务20条》中采用“容缺审批”、“承诺审批”的方式,改变固投项目审批环境,加快推进固投项目的建设,增加固投项目投资额,营造一流营商环境。”市人大代表、海南玫瑰谷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莹表示,三亚作为中国惟一热带滨海旅游城市,凭借得天独厚的滨海特色景观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但是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 三亚市政协七届四次会议胜利闭幕
    本报记者翁叶俊摄本报讯记者黄世烽张慧膑1月19日上午,为期三天半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三亚市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在中共三亚市委的正确领导下,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在三亚市技师学院报告厅胜利闭幕。会议号召,全市各级政协组织、政协各参加单位和全体政协委员,要更加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周围,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中共三亚市委的坚强领导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当先锋、做好表率,为三亚加快建设世界级滨海旅游城市,在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中打造标杆,争当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排头兵而不懈奋斗。会议期间,童道驰、阿东等领导同志出席会议,听取大会发言、参加小组讨论,与委员共同谋划三亚改革发展大计。
  • 市政协委员为如何推进“大三亚”经济圈融合发展支招
    ”市政协委员刘凯强从旅游环境的角度发表了自己对“大三亚”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看法。本报记者翁叶俊摄本期嘉宾市政协委员李毅市政协委员陈正强市政协委员刘凯强■核心提示2018年,三亚的经济呈现喜人的发展态势,洽谈合作项目276个,签署45个战略合作协议,14家总部企业注册落地……海南开启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以来,三亚招商引资,筑巢引凤,为三亚经济更上新台阶擘画一笔又一笔生动的注脚。如开发跨区域旅游功能区和旅游精品线路,创新旅游业态,制定旅游产品组合套餐,加强旅游产品区域联动等都可以带动区域旅游发展。
  • 多位市政协委员关注学前教育:按标准建设公办幼儿园
    加强托儿所规划布局和投资建设不仅“入园难”,三亚的托儿所数量也无法满足需求。龚玮丹建议,三亚要按照标准分年度实施公办幼儿园建设任务,力争到2021年完成新建公办幼儿园35所,新增公办幼儿学位9150个,实现公办幼儿园在园人数占全市在园总数的30%以上的目标。尹玉兰建议,政府有关部门要加强托儿所规划布局及加点投资建设力度。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