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白天:03月23日:未来三天全国天气预报 夜间: 最高:31℃ 最低:24℃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鱼干铺里》:冬日午后的一段泛黄记忆

文/本报记者 陈柏桦

2016-12-25 05:14:13

    一位是被称为内地方文山的词作者唐映枫,一位是曾经参加过中国好声音的唱作人刘昊霖,他们联合创办了枯鱼肆音乐工作室。2016年新鲜问世的《鱼干铺里》,是枯鱼肆的首张实体唱片。里头有许多描述童年印记的歌曲,整张专辑12首作品皆由两位创始人包办词曲创作。从已露面的8首歌曲中可以听到,唐映枫的歌词韵脚朗朗上口,刘昊霖的声音道道抚慰在心口,俨然是一张能够在冬日的午后让你深陷旧时记忆的专辑。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儿时》带我们重回旧时画景,仿佛所有的泛黄记忆都如卷画般展开在眼前。刘昊霖温暖宽厚的声线,与附着在旁轻轻被拨动的吉他琴弦声,共同谱写着我们熟悉的过往。“日子总慢得不像话,叶落满池塘搬新家”,恰似道出冬日漫长绵延的光景,静谧的空气仿佛在歌曲中凝固,时间果真慢得不像话?

    《缝纫机》却又倾诉出了不同的声音。“啦啦啦啦啦啦啦……”成为一块独特的留白,让你深陷“光阴就在那不拒衰老不觉盈亏的日常中倾塌”的无可奈何中,对长辈和逝去的光阴的眷恋呼之欲出,分明是怪那时光不等人。

    歌词中对过去的怀念,无形中透露着唐映枫的童趣一面,《迷藏》是最简洁直观的表现。表面是唱捉迷藏的游戏,隐藏在下的却是对那份爱哭爱笑任性无忧的怀念。与鼓点的欢快、琴弦的保持频率有所反差的,是逐渐下降和减缓的吟唱,正如那份无忧无虑终究要消逝一样。

    与充满童真的《迷藏》截然相反的,是其英文版《Landing Guy》,这大概是专辑中最“成人化”的一首歌。“Right I die,my life before my eyes。As I was hang there,I see wonderland。”对现世的失望和突然迸发出的一道希望,催促着一股渴望的气息。

    《某天下午有一青年爬山××桥头》又在转念间用欢快戏谑的风格,解构起现实的无奈。“什么立场不重要,不关己的想法不要,从抑郁猜测到招摇,绝望说起来也巧”,看似无厘头的个性宣言,实则彰显着年轻一代不甘被束缚,用自己的方式抵触着社会的种种滑稽。

    而《我来过》无疑是专辑中最安静的一隅,仿佛一个隐秘的暗恋者,默默想念着对方的一颦一笑,只消如此,便可心满意足。“嬉笑轻轻,都是常情”,大抵是深谙了世事无常、不必强求的道理。

    而我最喜欢的一首词,莫过于12月21号最新上线的《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其歌名源自美国剧作家保罗·奥斯特撰写的同名回忆录。这首歌不见旧时的印记,不见缥缈的遐想,却是抽象独立的思考命题。孤独是什么?它又能创造出什么?孤独出现于肃杀的黄昏里,还是结伴成行的欢愉里?孤独创造出来的是那破碎的、深渊里的人,还是那鲜活的人?亦或者它只是从未流动而具体的时间,也从未存在深意。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亚日报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市领导昨日看望慰问受伤“巩卫”人员
  • 三亚城区“梳妆打扮”迎盛会
  • 百位冼姓居民三亚千古情“闹军坡”
  • 清水穿城过 潺潺荡碧波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18907600101、189076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