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邻家有弟,可否能婚

口述/洛诗 整理/孙继兰

2016-11-06 08:21:00

    认识莫非时,他只有5岁,而我已经13岁了。

    莲阿姨第一次抱他来我家,刚一进门他就哇地哭了,怎么哄都哄不乖。束手无策的妈妈喊我:“洛诗,快出来哄哄弟弟。”我放下手中的书,跑到客厅一看,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煞是好玩。妈妈哄着这个小家伙:“莫非,莫非,让姐姐抱抱。”他竟真的张开小手,摇摇摆摆向我扑来。

    莲阿姨看着我说:“洛诗和莫非真是有缘,干脆认作姐姐呗。”从那天起,莫非就以弟弟的名义闯进了我的生活。

    邻家有弟初长成

    虽然我们两家只是邻居,但因为爸爸和莫叔叔性情相投,竟成了最好的生意伙伴。爸爸做餐饮,莫叔叔做酒店,两个人彼此扶持、相互帮助,俨然莫逆之交。而妈妈和莲阿姨自然也成为姐妹般的闺蜜。

    莫非小时候,经常被莲阿姨送到我家托管。我少不了变着法子哄他,彼此留下许多有趣的回忆。

    随着莫叔叔的生意越做越大,莫非9岁时,他们搬了家。临走那天,莲阿姨拉着我的手不舍地说:“洛诗一定要常来玩,我和莫非会想你的。”莫非也跟着点头。

    毕竟都忙于生意,又隔得远,我与莲阿姨和莫非后来不过是逢年过节两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见见罢了。每次见到莫非,他都有着令人惊奇的变化,尤其是个子越长越高,很快就有了少年的模样。

    我上大三那年暑假,莲阿姨忽然打电话来,说莫非成绩有些下降,特别是外语不好,希望我帮他补补课。妈妈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我只好推掉了和同学出去旅游的计划。

    15岁的莫非身高足足有1.72米了,虽然单薄,但还是比娇小的我高一些。他便常常拿我开玩笑,叫我“小丫头”。我也不示弱,捏着这个小弟弟的耳朵训斥他。

    莫非很聪明,一认真,学习很快就赶上来了。

    再见到莫非的时候,他已顺利考入市重点高中。那时,我已在本市参加工作,刚考了驾照,爸妈给买了新车。莫非就读的学校离我的单位很近,他经常找着各种理由来蹭车。那时的莫非身高已经1.78米,白皙、干净、英俊、挺拔,十足一个养眼小帅哥。不得不承认,有他跟在身边,遇到同事朋友说是弟弟,很有面子。

    突如其来的告白

    莫非高考结束,成绩格外好,完全可以被京沪两地的重点大学录取,他却执意选了本市的一所大学。他的理由很堂皇,一是想守着父母,二是想早点介入家中生意。

    进了大学的莫非学业很轻松,他抽时间考到了驾照,莫叔叔给他买了一辆车。一到周末,他就会打电话给我,让我陪他上路。这一年,莫非19岁,我27岁,他是青春小伙,我是大龄剩女。

    其实,我并不是自身条件差而成为剩女。相反,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那种小鸟依人、甜美可爱、最吸引男生的淑女。从初中开始,追我的男孩子就不少,我也谈过两段恋爱,最终都因为不是我要的感觉而分手。对于爱情,我依然充满幻想,落在现实里,却找不到对的人。

    这些空窗的日子,莫非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学习有问题来找我,心情不好来找我,遇见开心事也来找我。莲阿姨看见我就说:“莫非跟你这个姐姐比跟我还亲。”我也打趣:“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呗。”

    转眼又是一年。眼看着我迟迟没有对象,有天下班,莲阿姨和妈妈神神秘秘来单位找我,说是莫叔叔公司来了新人,和我蛮登对,要我偷偷去看看。

    拗不过她俩,我们便直接来到了莫叔叔的酒店。真是不巧,那个男孩子刚刚有事离开,莫非却恰好过来了。

    搞清楚我们的来意后,莫非不由分说拉着我上了他的车,说要带我去个地方。

    莫非竟然将我带到了小时候我们时常一起玩耍的那个街心公园。公园里春意盎然,树木葱茏。我们找椅子坐下,莫非看着远处不说话。我打破沉默:“怎么了?不开心?有心事?”他却忽然转过来,说:“诗姐,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从莫非嘴里说出来,我立马就懵掉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呀!

    莫非顿了顿,似乎鼓足了勇气:“你知道吗?从小我就喜欢你。你给我补课时,每天看见你就开心,看不到你就失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直到听说你要找男朋友,我心痛得厉害,才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可是我不敢说,因为你总是把我当小屁孩。现在我都二十岁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喜欢你了。知道我为什么要选这所大学吗?我怕我走了,你会爱上别人。”

    我傻愣愣地看着这个阳光帅气的男孩,一时间无法接话,只好没事人般站起身来:“又逗老姐开心不是?相信我,一定会给你找个好姐夫的。走吧,还要早点回家呢。”莫非没有争辩,默默跟在我身后,一路无话,却很尴尬。

    我家比他家还反对

    自从那天告白之后,莫非好多天都没和我联系,异常安静。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妈妈和莲阿姨通电话,很自然地问起莫非的近况,原来他病了,重感冒,还去打了点滴。妈妈要我带她过去看看,我只好开车带妈妈过去。

    莲阿姨和妈妈在客厅聊天,留我在莫非卧房陪着他。以前,我随意得很,甚至可以挨着他休息。如今,他躺在床上,我远远地倚着衣柜和他说话:“好点了吗?”他看看我,一脸忧伤:“你来了就快好了。”

    不过是生病几天,莫非却憔悴不少,让人心疼。我忍不住过去摸他的脑袋,他一下子拉住我的手,含着泪。我本能地抽开,淡淡地说:“快点好起来,我陪你出去玩。”他点点头:“以为你不理我了。”

    探望之后,莫非很快康复了。他专程跑到单位接我下班,还忽然改了装扮,褪去T恤牛仔裤,穿了休闲套装,看上去很随意,可是又有些拽拽的,引起那些小女同事一阵围观。他得意地和我说:“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看着这个朝气蓬勃的男孩,我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莫非选的咖啡馆气氛很适合恋爱,我却讲了一堆又一堆的大道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我们不可能”。不仅仅是彼此间八年的年龄差距难以逾越,双方家长想必也绝对不会同意。

    谈过之后,以为莫非会知难而退,孰料这固执的家伙竟和莲阿姨、莫叔叔挑明了,表示只喜欢我,甚至说要和我结婚。

    这无疑是枚重磅炸弹。莲阿姨先是将莫非痛骂一通,然后就和我妈妈通了电话。我妈妈的反应比莲阿姨还要激烈,她专程将爸爸、姥姥喊了过来,一起做我的思想工作,要我时刻保持清醒,千万不能动摇。他们说,女大男八岁的婚姻,不但不靠谱,而且受伤害的终将是女人。

    甜蜜爱情让我动摇

    面对双方家长的压力,我对莫非明确表示:要做姐弟,我还会好好待他;如果执意恋爱,我只好和他断绝往来。

    我以为,他那是小孩子的心性,不过是说着玩玩罢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比我想象的还要执着。

    他先是每天都会从学校赶过来,专门陪着我晨跑。我不理他,他只管悄悄跟着;他每天都和我发短信,讲学校趣闻,或者发个段子,当然还有甜甜的想念。我不回,他也不停;他坚持快递、送花,或者亲自过来,每次都是一支红玫瑰。他说,他爱我的心一直不会变……那段日子,莫非就像一个影子,时刻在我身边打转。同事们都笑我,和小女生一样娇羞了。

    为了让莫非彻底死心,在妈妈的建议下,我开始频繁相亲。莫非知道后,常常突然出现,进行各种搅局。好在那些相亲对象本来就不是我的菜,我也懒得和莫非较真。

    我和莫非就这么僵持着,希望时间可以解决一切,逐渐消磨掉他的耐心。

    就在我被莫非搅得焦头烂额时,工作也让我招架不过来。原本合作项目的同事忽然因病请假,而别的同事各有各的任务,根本无暇插手。眼看着交办在即,我还是一头雾水。刚好那天,莫非又来送花。我抱着一堆资料,没好气地对他说:“你别烦了好吗?遇见你真是倒霉。”莫非愣在那里,好一会不说话。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忙打岔圆场:“你有这些空闲时间,还不如好好学习,或者帮我干点活呢。”莫非顿时来了精神:“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你指挥我就行。”结果因为我的随口一说,莫非说什么都要留下来陪我加班。

    莫非果然是学霸,我只是和他指点一二,他很快就上了手。按照我的要求,他有条不紊地帮我整理起资料来。

    那一夜,我们配合得很是顺利,莫非是个好帮手。忙到快天亮时,终于做完,我真是困极了。

    莫非神奇地找出两块瑜珈垫来,他靠墙坐着,让我枕在他的腿上睡会。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一张英俊的脸凑过来,我一惊,睁眼一看,莫非的脸已近在咫尺。没等我反应,他竟果断地吻了下来。这个吻很生疏,我却有了说不出的悸动。慌乱中,我推开莫非,坐了起来。这个家伙居然不罢休,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我听见他的心咚咚乱跳。他怯怯地说:“洛诗,我爱你,相信我,我们会幸福。我不是玩玩,我要娶你。”我筑了许久的心理堤坝一下子崩塌了。

    那天以后,我对莫非的感觉发生了微妙的转变。一方面,我怕他围着我转;一方面,我又控制不住地期待。我告诉自己不要放松,可我又忍不住劝自己:为何不试试?

    莫非已经开始正式约我。我也自知无法拒绝,只是不知道这条路能走多远?

  • 南山村长寿夫妻的幸福密码
  • 51岁男女相识7天闪婚 新娘美若少女!
  • 土耳其调查组进入沙特领事馆调查记者“失踪”事件
  • 打造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新高地
  • “探索一号”完成第三次万米深渊科考返回三亚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