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
您的位置:人文地理
人文地理

古崖州的母亲河—— 宁远河

2013-12-08 16:29:17

        文/张然

    中国的古人对江河,总有奇异的感情。譬如长江、黄河,几千年来都是生活、文学、艺术里最富蕴藉的名词,有了它们,就有了历史的厚重。宁远河在崖州的境遇大抵等同于此。

    宁远河是琼南最长的河流,也是海南岛的第四大河,与世界上所有的河流一样,它造就了两岸民众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家园。至少从新生代第四纪开始,这条河流把千山万壑的泥沙携带下来,年年复年年,终于淤积成了崖城周边方圆两百余里的平原地带,使得崖州百姓能够辛勤耕作,安居乐业。从此种意义上说,宁远河算得上是古崖州的母亲河。

    宁远河探源

    崖城所处的冲积平原,其形状宛如一叶野菊的叶片,自山里流淌下来的宁远河穿越其中,仿佛是那一条条叶脉,最初的那条不偏不倚,贯通平原的正中间,辐射滋润两岸,孕育出了一派勃勃生机。不知道宁远河存在了多少年,但她应该见证了古崖州的历史岁月和前尘往事。

    如今,万代桥下的宁远河有些浑黄,不过河水仍是丰盈的,水草一堆连着一堆,都长得青绿,崖城的秋天,阳光是分外的充足。站在宁远河边,对着万代桥的方向,往前往后都看不到宁远河的尽头。近些年,似乎许多人开始对宁远河的源头有了兴趣,然后开始寻找,但无统一之说。而关于宁远河的记述,明代正德十六年(1521年)所刊的《琼台志》较为具体。《琼台志》所载为一幅“崖州八境”舆图,该图对宁远河作了全景的描绘,蜿蜒有致,颇富神韵。与现代地图相比较,它当然很稚拙且有失准确,但已大致标明河流走向的基本形势。

    而后,到了清光绪年间,重修的《崖州志》对宁远河的描写就详尽许多:“宁远水,俗名大河。源出陵水县雅康黎村大岭,西流经南解、略克,人州属抱笼黎村,会诸岭峡水。历嘉岸、大笼、陀著、抱浩(黎村)。至沟口汛,与北来一支小水会……南流至城北,东流经北厢起晨坊,折而西。绕城南,复南行,汇于港门西南之保平港,人于海。约行二百余里。”宁远河的源头以及它的流径长度在这份记述里是明确提到了,同时,宁远河一路流经的村落,也都一一地点了出来,显见得当时考察者与写作者的认真。

    查看今天的地图,《崖州志》所说的“陵水县雅康村大岭”,应是保亭县毛感乡的马咀岭 (今天的保亭在历史上一度归陵水管辖),马咀岭位于保亭、乐东和三亚的交界处,那里便是宁远河的发源地;至于它的长度,根据1970年代国家测绘局绘制的《海南岛1:5万地形图》,宁远河的实测流径为110公里,与古人的测量结果基本一致。

    根据描述,宁远河在形状上原也是奇异的,它分了东西两条支流绕崖城蜿蜒,最终分别在崖州湾的大疍港和保平港入海。

    如今,宁远河的支流似乎更为散乱,也就难于一拢而说。但关于其状东西分流,则是有据可依,“俨东图说”中就有“宁远河分东西二派,东派流经大疍港入海,西派经保平港入海。”看过相关宁远河的资料,上世纪70年代,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文物工作者就曾从水南白蜡根村前的水田中撞出埋于地下几米深的粗长的藤质船缆,后鉴定为明代之物。这一发现,从某种意义上对宁远河的渊源作了一些注脚。

    作为“崖州新八景”之一,清代咸丰举人吉大文在《抱郭双流》一诗中对宁远河描写道:

    迢迢溪涧夹山流,

    二水中悬岭外州。

    城郭万家襟带远,

    楼台三面海天浮。

    寒潮春涨人争钓,

    夜雨秋深客唤舟。

    雉堞东西桥上下,

    彩虹明镜共悠悠。

    河流名取意“安宁久远”

    于崖城本地人而言,宁远河已经融入了生命里,他们的骨骼、毛发的最终长成,都是这河水给予的。因而,说起宁远河,崖城人都显得谦卑,语调也是温和的。从隋唐五代至宋元明清,崖城地区所设立的古县,大都取名为“宁远县”。而关于“宁远”之阐述,当与“保平村”无异,不过都取的字的寓意,也是中国人对于汉字的创造力,祈愿河流润泽一方,“安宁久远”之意。按照这样的解释,应是先有河流之名,后有古县之名,即“宁远县”是因“宁远河”而得名的,不知此说是否合乎史实,但其取意却是寄托了人们对河流的美好愿景。

    河流是文明的生命线,对于农耕文明而言尤其如此。宁远河的水利问题关乎崖州的农业命脉。翻查《崖州志》,发现历史上有不少兴修水利,方便百姓的 “工程”,其中仅明代就有几位知州可圈可点:如浙江人徐琦的“兴水利”,福建人林铎的“修水利便民”,江苏人陈尧恩的“开马丹、中亭诸沟,以疏水利”,福建人林资深的“乃相地浚沟,引南北水合注平壤,灌田数千顷”等,都是利民之举,颇受百姓拥戴。

    古人开通如此之多的沟渠,努力发挥了宁远河的灌溉功能,其功不可没,但由于受时代的限制,技术条件较差,工程规模较小,在1950年代之前,宁远河水资源的开发利用还十分有限,由于防洪设施明显不足,因此旱灾、洪灾时有发生,这也无形中制约了崖州地区的农业生产;当然,时至今日,随着上游水库的砌筑,崖城一带上千上万亩的大田洋得到了灌溉,“安宁久远”的愿望正在变成美好的现实。

    《海南经济史研究》的作者、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的陈光良教授老家在宁远河畔的梅山村,他记得小时候的河水要比现在丰盈得多,还见过有人将从山区里砍下的母生、乌墨和紫荆等珍贵木材,捆绑在一起,通过“放排”的方式,顺着河水漂到下游地区。

    洪水带来的伤痛

    虽然宁远河取了一个寓意“安宁久远”的名字,虽然水利工程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仍阻挡不了宁远河对当地百姓带来的伤痛。

    宁远河身并不十分宽,但落差很大,下游问床较高且平,河岸的村庄耕地则相较为低,如此引水灌溉,自是方便些,水往低处流,是顺的方向。然而,这世间事总难两全,这灌溉便利了,相对的,总会产生些许的弊病。当然,于宁远河而言,这弊病一旦发作,则是崖城人的灾难。关于宁远河所作之“恶”,自是有数据显示的。在现代相关的水文资料中,就载有崖城近百年来宁远河“发怒”后所造成的灾难,都是崖城人的噩梦。

    资料里说,夏历丁卵年,即1927年,宁远河发生过一次特大洪水,水位高达8米多。后来的一次,发生在1946年,水位近8米高。当时,宁远河上已建有水利工程,虽不能完全地消除这水患,究竟还是蓄了洪,减缓了灾难的深重。但13年后,灾难再次突然袭来,这一次,暴涨的洪水水位高达7米多,刚刚建成的宁远河水库石坝被冲垮。人并不能够胜了天。然而,这一次灾难带来的伤痛还未及抚平,8年后, 1971年,一个特殊的年月的尾声,暴虐的洪水又来了,又是7米多。其实,这一次的洪水水位相较前面的几次都要低些,但灾难仍是无比深重:宁远河入海口附近的临高村,就这么被整个冲掉了。曾经的喧闹、繁华,全滤成了淤泥,一切夷为了平地,干干净净。

    如今,四十几年过去了,新的临高村就在旧址上建了起来。再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新的砖瓦,新的人。如今,林木已被采伐殆尽,山不再是山,宁远河也就渐渐地枯了。前往广济桥的路上,说是宁远河曾流经过,痕迹还在,不过是长满了荒草和水浮莲,蓬蓬展展的,是越来越繁茂了。这蓬草再长高些,这一段的宁远河,大抵也就失去痕迹了。

    见证大疍港繁华

    有说法称,在宁远河附近曾经有考古专家发现过新石器时代村落遗址,若真如此,则中国古人类的生活范围就得扩至崖城的地域内,而崖城的人类历史也因此得上溯至6000年前。不过这种说法似乎未有官方资料显示,便只能当了民间传说。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宁远河见证了历史沧桑。

    宁远河在崖城像树分两枝一样,形成东西两条分流,分别在崖州湾的大疍港和保平港入海。

    南宋赵汝适的《诸蕃志》对大疍港有着最早的记载:“(吉阳军)郡治之南有海口驿,商人舣舟其下,前有小亭,为迎送之所。”有专家认为,“海口驿”应该是位于宁远河入海口处的驿站,此间设置专供传递公文、转运物品的驿使和往来的官员中途歇息的驿站,说明那时这里是一方出入的门户和交通的要道;“商人舣舟其下”,说明有商贾在驿站下面停船靠岸,反映了大疍港当年商贸活动的繁荣情况。

    其实,早在唐朝天宝初年,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日本失败而漂流到宁远河口泊岸时,就有“经纪人”到郡里报告,“经纪人”应是从事海上货运或客运的商人,也许就在河口附近居住,只是不知当时那里是否已经形成港口。

    公元1080年,琼管体量安抚朱初平在给朝廷的《奏议》中,曾说到“海北客舟载米”来宁远河口,大抵可以判断,最晚在十一世纪,这里已经形成港口。此后宋末元初,东南沿海乃至中原地区的移民,或为谋生,或为避战,纷纷迁来崖州,人流物流一时大增,港口自然日渐昌盛;来自闽广的水上居民疍家人聚居海滨,形成一大一小两个疍家村,大疍村紧傍港湾,港口于是因此得名为“大疍港”。

    及至明代,朝廷实施“海禁”,海南岛与外国的海上交流明显减少,但由于海南四州“陆路少通,多由海达”,本岛州县之间主要还是依靠海上交通,大疍港依然是重要的港口。这从正德《琼台志》的“大疍店滨海,舟集货卖”、“入抵大疍港,利用客坊,泊船于此”等记述,可以想见当时大疍港商旅辐辏的盛况。比正德《琼台志》稍晚的万历《琼州府志》,也将大疍港列为海南岛的主要港口,足见其位置和作用的重要性,也说明了大疍港在明代中叶的发展繁荣,是有史料可查的,毋庸置疑。

    大疍港不但曾经是琼南商贸海运大港,还一度是明清两代的军事海防要塞,乾隆年间,又增设大疍港讯,置大炮台,配备大小红衣铁炮,驻扎千总一名,防兵二十名。

    如此梳理一番,大疍港的历史可以概括为,其兴于宋,盛于元明,至于它衰于何时,因何而衰,则不得其详;但从光绪《崖州志》的“港浅,不能泊船,昔为要隘,今废”、“港外暂可寄碇”,“前时海寇常从此处登岸”和“今大疍港已塞,炮台亦废”等记载,可以推断出是因为泥沙淤积而作废的,时间应该在乾隆一朝之后。不管怎样,大疍港的兴和衰,都见证了宁远河曾经的繁荣和喧嚣。

    此外,宁远河的另一个入海口为保平港,它位于大疍港西边,《崖州志》称它“受宁远水入海,州治要口”。

  • 环海南岛国际皮划艇巡回赛三亚落幕
    参赛选手在比赛中。依据五站比赛的总成绩,决出最终冠军。当天,鹿城天气晴朗,风暖气清,为选手们的比赛提供了舒适的条件。
  • “在海上参与读书会,这还是第一次!”
    著名文化学者张传伦、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副主席牛放、著名散文家唐蔓琳、海南中学校长马向阳、三亚日报社总编辑卢巨波、海南日报《海南周刊》执行主编梁昆等省内外文化学者参与本次海上阅生活“耕读之乐”读书沙龙,围绕着“耕读”这一主题展开分享和讨论。据悉,“海上阅生活”读书沙龙目前已举办至第七期,为木舍耕读阅读机构打造的系列阅读品牌活动之一,由海南省全民阅读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共三亚市天涯区委宣传部指导,海上书房承办,通过现场沙龙、网络直播等形式,吸引更多人关注阅读和与阅读有关的行走,助力全民阅读的推广和书香海南的建设。20多位文化界、教育界嘉宾12月8日在西岛海上书房参与“耕读之乐”读书沙龙活动。
  • 三亚明年争取新增15条境外航线
    多举措加快国际旅游目的地建设,逐步形成“4小时、8小时、12小时”国际航程旅游圈,入境旅游吸引力倍增。国际航线入境客流量实现双增长近年来,三亚不断加大对国际客源市场的开拓力度。入境游客主要来自俄语市场、日韩市场、北欧市场、东南亚市场等十大客源市场。
  • 大型电视纪录片《我们一起走过》第十五集、第十六集
    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十八集大型电视纪录片《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于CCTV-1 12月2日-10日20:00档播出,CCTV-2 12月3日-20日21:18重播。
  • 2018年三亚·财经国际论坛昨闭幕
    在三亚专场分论坛中,围绕“自贸区建设与自贸港”“大旅游产业的国际化”“海洋经济”“轻奢型会展的国际化合作”和“医美新生态的构件和升级”五大主题,与会嘉宾们对三亚发展现状及前景进行分析,从不同角度对三亚发展中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建议,共同为三亚发展建言献策。在“轻奢型会展的国际化合作”三亚专场分论坛中,嘉宾们认为三亚优美的自然风光,宜人的气候条件,充足的旅游客源决定了三亚适合发展会展业。“发展大学教育是促进海南海洋经济的必经之路。
预决算公开栏  关于本报 | 广告刊例    征订热线:(0898)88662030   投递投诉:(0898)88662898   报料电话:(0898)88981099、88981066